看来不发图是制止不了这场战争了

糖果底線√興欣隊√葉神√/雙鬼潔癖/朋我/黑花瓶邪
bg謝絕不敏/告白粉謝絕/婶婶我雷

#存档

蹄花腰花尾巴花

·给虚空合志的G文

·命犯G文的感觉2333 老在做gayst!

·于是,是久违的全职



【双鬼】the perfect match


  又一年季后赛结束,黑马杀出重围,老将带队重回巅峰,带给荣耀圈子强烈的震撼如同九级地震。然而有人欢喜就有人忧愁,何况冠军只有一个,坐在VIP包厢里的各大战队职业选手也多是沉默不语。现场爆发出的声浪像是要把屋顶掀翻,隔着厚玻璃都能感觉到那种激动的澎湃。在买票的观众们纷纷翘首期待见证某个时代的时刻,选手们则有不同的动作。有猛灌饮料的,有失态得大叫大笑直拍大腿的,还有些还没从最后的几十秒中缓过神来。


  李轩悄悄握了握吴羽策的手背,两个人本来就坐在偏后的角落,抽身走到过道时几乎没有人注意到。然而走出去才发现喻文州与王杰希已经在外面慢慢地向后台通道走,边走还在边低声讨论着什么。李轩心领神会,果然不久大部队就纷纷跟了上来。


  “黄少天呢?”楚云秀叉着胳膊问。


  “他跑到前面去了。”喻文州听力极好,回头解释。卢瀚文三两步从人堆里钻出来跟紧自己的队长,而更多的人则保持着零零散散的随意状态。仿佛一群放暑假的学生,脚步都变得懒洋洋的了,不去计较耽搁的一两分钟。


  李轩悄悄评论:“这场馆大得邪性,等咱们走到后台叶修说不定早跑了。”


  吴羽策笑。


  流程还是要走的,既然来看了总决赛就要去打个招呼,也感谢一下轮回方面的招待。关系铁杆的要留下来参加庆功宴,选手之间可能还有私下的活动。虽然队伍之间斗得血雨腥风,但是圈内关系大体还是不错的。不管由衷不由衷,总之这个时候随大流说一声恭喜是不会错的。


  也没有人想得到小几十个人前呼后拥地挤到后台的时候,叶修还没从比赛席出来。现场主持人有些焦急的样子,而苏沐橙站在帘幕后面不动声色地等。


  他们只好先绕到场地另一边去谢过轮回的老板,话语简略几句,总之对方此刻的心情也不甚愉快,意思到了就好。远远的吴羽策看到苏沐橙站在对面,只露出半个站得笔直的窈窕的剪影,其他队员在她背后探头探脑,然而一切的嘈杂和不安都好像被她挡在了背后。她只是认真地、全神贯注地等待着。


  随后叶修出来了,欢声雷动,苏沐橙笑得让人心里微微地一荡。


  这就是所谓搭档。


  李轩站在前面与几个领导握了握手,回身看他。


  “她厉害。”吴羽策说话从来都简明扼要,只要一瞥李轩就知道他在说谁。


  “可不是么,屁滚尿流。”李轩靠上来和他勾肩搭背地走,因为是极暗的后台,吴羽策也没说什么,反而觉得有些安心。其他不说,他们两个同队那么几年,李轩对吴羽策是很了解的。他知道他什么时候生气、什么时候不安、什么时候会冒出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小情绪。


  叶修没有去庆功宴,吴羽策倒是逮住了人喝了一肚子汽水,回到宾馆胀得慌。


  “你说明年……”他四仰八叉地倒在床上,空调打得很低,然而夏天的暑热上来了,年轻人连把压紧的毯子抽出来都懒得。


  “明年叶修估计要退,恐怕苏妹子要一个人挑大梁了。”李轩接过话头,“不过轮回那两个都还能折腾好几年呢。”


  李轩跟他不约而同地想到了组合的事。


  “你盖上被子,小心着凉。”李轩提醒他。


  “盖层床单我都能吐出来。”吴羽策小声地抱怨,“喝可乐喝得我只想打嗝。”


  李轩嘲讽:“出息,谁让你比喝汽水的。”


  “猥琐方那货没胆子开啤酒啊~”吴羽策无力地扑腾了几下,听到胃里的水都在咣当咣当地响。


  “你看比赛的时候就喝了有两三罐了吧,这都能喝赢方锐我真不知道是觉得你厉害好还是担心你骨质疏松问题好。”李轩想了想,还是走过来示意他让让。吴羽策不情不愿,像条大青鱼似的扑腾了两下,李轩眼疾手快把被他压住的薄被子扯了出来。


  “热。”吴羽策整张脸都被闷在被子里只好嘟囔。


  “捂着。”李轩开玩笑地摁着他的肩不让他跳起来。


  “想吐。”吴羽策继续挣扎。


  “那去吐。”李轩把手撤了。吴羽策把被子一掀,正对上自家队长稍微附身,眼睛看着他。


  正不知道该说什么,楼下酒席似乎还没有散,突然炸开的“嗷”的欢呼声把两个人都吓得以哆嗦。


  “闹死了。”吴羽策翻了个身。


  “那你睡吧,明天下午有行程,过几天要回去了。”李轩关了灯,底下传来的噪音就像一壶煮开的水,听习惯了就当白噪音似的,不很扰人。


  回去还要过一遍夏季训练营的选拔计划,要跟俱乐部谈可能的选手和材料出入的问题,要安排几个月空档的训练,要跟公会开会……


  李轩知道这一晚上几乎没有哪个队长能睡好觉的,大概除了终于可以高枕无忧的叶修。吴羽策情绪不太好他早察觉到了,不过自从季后赛开始副队长情绪就一直不怎么样,这全队都知道。或许是在睡梦中消化掉残余的愤怒和不甘,吴羽策睡得很沉,连带着李轩都挨不住在后半夜泛起了睡意,一觉睡到接近中午。


  吴羽策正蹲在椅子上有滋有味地扒拉着客房服务送上来的早餐,房间里一股雪菜肉丝的咸香。


  “好吃吗?”李轩勉强爬起来,沙着嗓子问。


  吴羽策丢给他一个摸着还有点烫手的塑料袋,李轩一看,是四个肉包子。S市的面点做得偏小巧,而李轩习惯早晨吃多少吴羽策是知道的。


  李轩头疼地起来洗漱,出来的时候吴羽策端着的碗里基本就剩汤了。


  “怎么不点一样的?”他问。


  “有什么好吃的。”吴羽策耸肩。他吃不太习惯江南细软的阳春面,嫌比泡面还容易泡涨了。李轩啃着早点,拉开窗帘看着楼下,正好看到呼啸的大巴停在酒店留下,唐昊留着个小刺儿头,看起来像个精力过剩的体育委员那样大呼小叫的把队员往车上赶。


  呼啸在N市,来回只用走几小时高速。清早北方的几个队就回去了,李迅说雷霆和烟雨的几个姑娘可能会再在S市留几天。当然不是为了打游戏,而是凑在一起购物逛街之类的。虚空还有几场友谊赛要跑,主要是商业方面的活动。


  “咱们四点多的飞机,晚点退房还是退了房出去溜达溜达?”李轩征求吴羽策的意见。


  吴羽策摇摇头:“溜达个屁,每赛季都来。让他们各自行动吧。叫李迅别带着小盖乱跑。”


  李轩掏出手机给后勤发短信安排去机场的时间,吴羽策蹲在箱子边上把前天晚上放进去收拾好的笔记本电脑抽出来。等李轩联络完,房间里一台式一手提两台机器已经都接好便携登陆设备了。


  “这么用功啊?”李轩迅速活动了一下手腕做准备运动,吴羽策点了点头,从队服的兜里掏出了胸卡。李轩眉头一皱,吴羽策习惯性地把账号卡和俱乐部出入用的胸卡放在一起。


  “要用大号?”


  “嗯,我开小房间。”


  所谓小房间就是专门的训练平台。李轩刷了逢山鬼泣,两人直接开打。有段时间没真刀真枪地对战,吴羽策那边显然是进入了打擂台的节奏很快杀红了眼,美艳的女鬼剑刀刀下手狠戾。李轩操作流畅,缓缓后退拉开距离,一边不动声色地试图把吴羽策带进自己的节奏中去。


  逢山鬼泣利用地图躲在乱石堆的角落悄悄吟唱,这是鬼刻视线的死角。读条完毕,一个黑漆漆的暗阵在女鬼剑身前展开。然而这一击明显暴露了李轩的选位,吴羽策竟是操作着斩鬼一路奔袭而来,还漂亮地用小跳闪过了完全看不到的障碍物。


  “靠!”李轩骂了一声,继续走位。吴羽策死死贴住,一刀一刀地磨掉阵鬼本来就不够厚实的生命。


  “你怎么知道我在那里的?”被击倒后,李轩一推键盘跳了起来。


  吴羽策很酷地撑着下巴:“你猜?”


  “我知道就不会被你追着砍到死了!”李轩理直气壮。


  “因为我们都开的公放,我听到你读条和走路的音效了。”


  知道吴羽策是“胜之不武”后李轩满意多了。两个人继续切了好几把,直到大巴的司机师傅在楼下打电话上来催他们去机场。


  “回去继续。”吴羽策晃了晃鬼刻的账号卡,塞回了挂在脖子里的透明胸卡吊牌里。


  “有空再说!”李轩只是嘴硬,对副队长晃了晃箱子里的大文件袋。那是他带过来边看比赛边做的计划。


  累人的商业表演赛行程结束,回程飞机一路无话,李轩摘了耳机想看看吴羽策在干什么,发现他睡得正香,仿佛打雷都无法惊动他似的。跟航空公司要来的毛毯厚度不如条毛巾,李轩拿了随机的背包里塞着的队服长袖外套给他盖。


  同一航班回X市的还有不少荣耀迷,你一言我一语的好不热闹。也有说到虚空这赛季表现的,李轩笑笑就当没听见,也希望吴羽策不要听见。李轩自认为是个心挺重的人,而心重的人一个队只要有一个就好,吴羽策做那个潇洒而狂霸酷炫的。


  回去还得练呐……他伸手揪了揪眉心。李迅在前面座位打了个怪腔怪调的呼噜。


  明明离开不久,却像跟故乡久别重逢似的。一队人颇为散漫地爬进自己俱乐部的车,葛兆蓝手里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拎着一大兜冰棍到处发。


  “我要奶油味的!”


  “老冰棍老冰棍!给我再留跟绿豆的!”


  “等你吃完一根这都变绿豆汤了好么。别贪心啊大哥。”


  “可爱多给小盖的你们都别抢。”


  吴羽策拿了两根梦龙,递给坐在靠窗的李轩一根,自己嚼得嘎嘣嘎嘣的,吃个曲奇味棒冰都吃出了嚼炒蚕豆的声势。


  “还吃吗?”吴羽策风卷残云地消灭掉了手里的,李轩只顾着看,自己的包装都没全撕开。吴羽策摇头,龇牙咧嘴地说,“很冰”。


  “很冰你就慢点吃啊没人跟你抢。”李轩无奈。


  “你快吃。”吴羽策提醒。李轩正磨磨蹭蹭地吃着,突然工作机铃声响。


  吴羽策帮他把手机从口袋里拿出来,一看是俱乐部电话。


  “怎么说,我们都到X市了,还有十分钟就到。”吴羽策帮李轩举着电话,李轩一边说着一边努力不让融化的奶油巧克力糖水滴下来。


  “我?还是我和吴副?”


  吴羽策清清楚楚听到经理压低声音说“就点名叫你”。


  两人都一愣,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俱乐部只含糊地对李轩说你来了就知道。


  “老板终于痛定思痛要把你做掉啦?”吴羽策嗤嗤地暗笑。这种玩笑只有他们两个人之间开,被队里听到了影响不太好,会以为队长副队不和谐的。


  “是啊,我要是牺牲了,孩子们就都交给你啦。”李轩十分配合,煞有介事。


  “放心吧我会把他们白灼红烧蒸焖炸煮一个不重样地吃一个月的。”吴羽策一本正经。


  李轩大概只去了十分钟,吴羽策电话也响了,经理叫他也过去。吴羽策眼皮跳了跳,分不清哪边是跳财哪边是跳灾。


  “国家队通知发下来了,李轩要公差大约一个半月。”老板亲自宣布,室内另外只有经理和正副队长,一共四个人,表情各不相同。老板是个年过半百仍然有颗激情燃烧的心的土豪,不然也不会愿意养吴羽策这种洗点烧材料比洗手烧饭还勤快的选手,为国争光让他颇感激动。经理心里是另一副算盘,估计在愁正队长不在夏休的材料和训练计划都要重新安排。李轩低着头看不太出神色,吴羽策心里突然很空,有点不知道手该怎么摆。


  他看到展览柜里摆着的最佳组合和入选全明星的奖状。


  他心里想,从我来虚空进正选,凡是打团队就没跟李轩拆过组。全明星都没拆同队队友的习惯,虚空又是以双鬼拍阵闻名,向来是要死一起死,要活一起活。鬼刻可能死得早点,因为他老爱冲在前面大开大合砍砍杀杀。阵鬼在主攻的斩鬼边上暗搓搓地掌握着局面,不到最后一刻图穷匕见的时候就活像个掠阵的。


  第五赛季,他也是站在这个办公室里昂首挺胸得像个英勇赴死的烈士,咬着牙非要用鬼剑士。还只是普通队员的李轩站在经理旁边想劝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当时的队长叹了口气,把一年级新人和未出道选手拉到一起,亲自在老板面前保证这两个孩子会出息的,让他们搭档试试吧。


  现在算是出息了吗?吴羽策低头默默地想,看着自己胸口挂着的账号卡。


  “我服从安排。”李轩沉声说。


  “过几天等具体通知下来就要去集训,你尽快跟小吴做好交接。”经理叮嘱。


  吴羽策点头说好。两个人一起往外走。那年也是非常热的夏日的一天。


  李轩看起来有些兴奋,然而更多的是说不太出来的情绪。他们最初也是这样一道从办公室出来,然后……


  吴羽策抽出了鬼刻的账号卡。


  “要去一个多月呢,赶紧多切几把。”


  男孩子总是用打架来宣泄消耗不掉的精力和无法表达的心情。他们又连着在游戏里互殴了一个下午加晚上,熬到一点多被公会拖去帮忙打野图BOSS,鸡飞狗跳地跟微草的群殴到半夜。


  最后两个人累得几乎脱力地往宿舍走,李轩感慨老了老了精力大不如前了,吴羽策调侃他该补肾了。


  他们连宿舍都是隔壁的,吴羽策今年夏天因为突然的变动恐怕是回不了家了,隔壁邻居也是不会在的。李轩进门前停了停,说下午开始核对工作事项。


  “好。”吴羽策点头,开自己的房门,开灯。因为太累,又是一夜无梦。


  李轩明白的,吴羽策也明白。他只是有些忐忑和不安,并不是嫉妒或者愤怒。


  中午的时候一个匿名电话把李轩闹了起来,李轩看了看没接,过了一会儿苏沐橙短信过来。


  “那个是叶修,你打回去。”


  叶修有手机了跟叶修会当国家队领队一样是大新闻。李轩跟同样听起来没睡醒的叶修打了几个哈哈汇报自己会服从指挥后,急匆匆地敲隔壁的门把大新闻跟隔壁邻居一起分享。


  “叶修啊……”吴羽策顿时就清醒了,歪着头想了想,“他确实很喜欢用阵鬼……”


  李轩等了半天下文,却只看见吴羽策突然笑了,笑得还挺灿烂的:“我本来还担心没我你怎么办呢。”


  李轩被噎得都不知道该批评他肉麻还是狂。


  “拿个冠军。”吴羽策拍拍李轩的肩。


  “别虐待他们太狠。”李轩拍拍吴羽策搭在他肩上的手。


  吴羽策似是而非地点头:“那当然,你放心。”然后补充:“你回来等着被我虐吧。”


  “我等着,副队。”李轩郑重其事。


  他知道吴羽策懂的。


  双鬼拍阵,并不是一远程一近战的互补,也不是攻击手和辅助职业的嵌合。他们太相似,又太独立。然而这又让这种搭档关系变得更简单。只要以对方为对手和目标努力,终将因为旗鼓相当而严丝合缝,不可分割。


  那既是最好的比赛,也是最好的组合。


  


  

  fin


  没没 20140519


  guest for 虚空fanbook


评论

热度(96)

  1. 安子英蹄花腰花尾巴花 转载了此文字
  2. 看来不发图是制止不了这场战争了蹄花腰花尾巴花 转载了此文字
    馬 蹄花腰花尾巴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