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来不发图是制止不了这场战争了

糖果底線√興欣隊√葉神√/雙鬼潔癖/朋我/黑花瓶邪
bg謝絕不敏/告白粉謝絕/婶婶我雷

【双鬼】李轩伤痛厕所实录

尊哥裤兜里一根蠢蠢欲动的烟

*涉及剧透所以有点东西放在最后讲w

*没想到第一篇双鬼是这个……轩哥我我我……

*没能写出理想中的各位好抱歉

——————————————————

 

又是普通的一天。这么想着的李轩打着哈欠解开了裤链。他的膀胱在一晚的积累后涨得厉害,急需释放。然而……

 

他探进裤裆的手扑了个空。个空。个空。

 

你特么这是在逗我吗!李轩仰天长啸。

 

“李轩,怎么了大早上在厕所里大喊大叫的?”门外传来吴羽策的声音。

 

“没……没事。上厕所踢到小脚趾了……”李轩赶紧找个借口敷衍过去,重新把注意力集中到自己的下半身:万万没想到他那二十几年来亲密无间形影不离的小兄弟竟然一夜之间离奇失踪,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光滑的皮肤以及一个低调的尿道开口。

 

到底怎么回事?李轩的大脑高速运转,霎时间生命、宇宙以及一切的答案在每条神经纤维上呼啸而过,最后只剩下一个高亢悲苦的声音在回荡:陕西西安,陕西西安,虚空战队,虚空战队,王八蛋队长李轩二十好几了都没脱团,对不起人民对不起dang。我们没有办法继续生活,原价都是一百多、二百多、三百多的【哗】,统统二十元!统统二十元!" 

 

都什么乱七八糟的贩卖人体器官可是非法的!“一定是我睡迷糊了……”李轩揉了揉额头,睁开眼,仍是先前那般荒凉的景象。

 

李轩走出了厕所,噗通一声重重把身体丢在了床上。

 

好搭档吴羽策正叠被子,诧异地望了他一眼,被李轩脸上那副包含了一系列情感如伤心绝望怀疑不解生无可恋等的表情惊到了。

 

“李轩你还好吗?”

 

李轩用了两三秒才从自己的沉思中缓过劲,抬起头,咧咧嘴皮,冲吴羽策做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没什么阿策。我只是想妈妈了。”

 

在吴羽策异样的眼神注视下,李轩缓缓地,像一只蜗牛一样,钻进了还热着的被窝,顺便蒙上了头。

 

我现在只想做一个安静的美男子……

 

不!不能就这么轻易放弃!

 

被窝里的李轩鼓励自己道,“妈妈说东西丢了必须去最后看到它的地方找。”

 

“那可不就是我自己的裤裆里吗!”

 

“想想它可能会去哪里?”

 

“……从一个裤裆转移到另一个裤裆?这叫什么事飞翔的【哗】吗!这么一说离我最近的裤裆不就是阿策的裤裆吗……两个一起会不会有点挤……等等这画面有点恶心啊!再说那样的话阿策不早就发现了吗!”

 

……

 

李轩在被窝里积极地自己和自己展开了气氛热烈的讨论,被窝外站着的吴羽策脸色越来越黑。起先他还以为李轩身体不舒服,现在看这架势又完全不像。虽说他听不清李轩在嘀咕什么,但那扭来扭去的长条状物体着实散发出一股欠打的气息。吴羽策无情地伸出手一把揪住了被子角,李轩滚来滚去妄图做垂死挣扎,终是被吴羽策扯掉了被子。

 

凉嗖嗖,全身上下从里到外都凉嗖嗖的。我的心拔凉拔凉。

 

“阿策,我现在也是一个需要大家关爱的残疾人了……”李轩悲情一笑。吴羽策点点头道,“要我去医院借个担架抬你去训练室么?”

 

“这倒不用。”李轩诚恳地说。

 

作为职业选手,一旦开始了训练李轩自然立刻全身心投入。熟悉的荣耀很快一洗李轩心中的阴郁,只见他手指翻飞鬼阵连环把队员们逼得是鬼哭神嚎上蹿下跳。成功给偷袭未遂的鬼灯萤火套上一个静默之阵后,李轩心满意足地往后一靠,看屏幕里鬼刻挥起十七把红莲天舞如秋风扫落叶一般迅速结束了战斗。

 

“唉!一时失误!”李迅从对面的机子后发出一声叹息。

 

“吸取教训下次努力!”李轩说。

 

“那是当然的。”李迅嘿嘿一声,“走啊队长一起去上厕所。”

 

一边走,李轩一边给李迅分析自己关于他刚刚那次偷袭的看法,就这么一路聊到了厕所门口,进去选了两个相隔不远的位站定这才收了话头。

 

李迅那边欢快的水声早已哗哗传来,李轩将要去解拉链的手却在生生停在半空中颤抖不已。

 

“啊……我怎么忘了……我……”

 

一时间李轩站在那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怎么了队长?”李迅利索地一拉拉链,探头探脑地往这看,“拉拉链的时候太快夹到了?”

 

“……”你们根本不理解能被夹到也是一种幸福好吗!

 

“队长?”

 

“别过来!”

 

“队长别开枪是我!”李迅抱头一窜好几米远,“到底怎么了队长?”

 

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李轩想,多一个人帮着想想办法也是好的。

 

下定了决心的李轩做的第一件事是退后两步,离那个让他伤心的地方远了一点。

 

“什么!队长你再说一遍!你的……唔唔唔唔我喘不过气了……”

 

李轩肾上腺素急剧分泌,得亏他手速反应操作意识都是联盟中一等一的,这才抢先在要命的关键字被说出口之前把激动地站起来的李迅捂住嘴狠狠按在食堂的桌子上。直到李迅眼睛湿漉漉地向他眨了好几次保证自己已经改过自新后,李轩才松开了手。

 

重获自由的李迅深呼吸了一口,感觉生活多么美好。

 

“李迅,我连我爸妈都没告诉,就你一个人知道。你到底靠不靠得住?”

 

收到来自李轩锐利的两道视线攻击,李迅立即表忠心:我为虚空立过功我为队长流过血我不要见经理。

 

李轩长叹了一口气,像个泄气的皮球似的瘫在了座位上。

 

“别这样啊队长,”李迅从桌子那边伸过手来拍拍李轩的肩膀,“往最坏里想,就算你后半生都这样了你这不还有我吗!你的事就是我的事要帮忙随叫随到!我一定把我们老李家的优良基因给传下去!”

 

清理桌面,2连击。

 

“好吧,”李迅轻咳两声,“队长,我们还是来讨论一下把那个……找回来的办法吧。”

 

李轩点了点头。

 

“写个失物招领吧,你有你兄弟的照片吗?……别别别别用那种眼神看我队长我明白了……正常人都不会给它拍照是吧?那就凭印象画个画吧配上尺寸颜色让电视台发出去就说重金悬赏找到者请送到虚空战队李轩处诶诶诶别打啊队长君子动手不动口……”

重新坐回座位上,李轩冷冷一笑,“写你的名字行吗?我丢脸事小,战队的脸还要不要了?”

 

“啊!没想到队长你都这样了还如此为战队着想把群体的利益放在自己的利益之前我真是好感动队长你就是我学习的好榜样!不如,就留个联系方式吧?‘请联系李先生’再加上你的电话号码……”李迅话还没说完,突然扑在桌面狂笑了起来。

 

“你干什么?”李轩皱眉。

 

“啊哈哈哈哈队长我想到一个笑话有个人在沙滩把自己埋进去只露出他的小兄弟,路过一个人给绊到了,回头一看惊了,‘这东西还有野生的啊!’……咳,咳咳咳,队长我错了。”

 

李轩微微笑着。

 

“哎哟……”李迅一看情势不对赶紧扑过来抱住了李轩,“队长你别笑了我心里瘆的慌……唉!这种事说出去谁信呢?要不是你是我队长我也不信啊!队长你说你人品怎么能这么差这千年不遇的事怎么就发生在你身上了呢?诶不好队长你脸色怎么越来越差了我给你唱个歌吧男人哭吧哭吧 哭吧不是罪~尝尝阔别已久眼泪的滋味~就算下雨也是一种~美~不如好好把握这个机会~痛!哭!一!回!eieiei~♪队长和我一起唱巴扎嘿!”

 

这种机会谁要把握谁把握去啊!

 

一边被李训剧烈摇晃一边承受音波攻击的李轩感觉要吐了,与此同时还有无尽的悔意,几乎令他肝肠寸断:

 

世界上六十亿人,我为什么让李迅给我出主意?

 

吴羽策走进食堂时感受到了浓重的怨念之气。他看到李轩和李迅坐在食堂最最偏僻的一个角落里,李轩耸拉着个肩膀李迅倒是吃错了药一样手脚并用地比划。

 

想起李轩今日反常的表现,想起自己有必要关爱搭档的身心健康,吴羽策不假思索地朝他们走去。

 

专注的两个人甚至没有注意到吴羽策的到来。

 

吴羽策伸出手轻轻拍了李轩的肩膀,后者僵硬地转过头,看到是他,惨淡地笑了一下。

 

“阿策,你看我diao吗?”

 

李迅费了好大劲才把吴羽策安抚住。两人小会变成了三人商讨。俗话说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与会人员之一的李迅同志对这次会议能够得出切实可行的措施这一点深信不疑,然而另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李先生表示,第一,谁特么是臭皮匠,第二,孔明再世也救不了我了。

 

李先生真是悲观呢。

 

“没了,才知道什么叫没了!”李轩趴在桌面支起上身悲戚戚地看着身旁两人,“可怜我妈妈十月怀胎把我完完整整地生下来也没缺胳膊少腿,如今我成了这样以后怎么和家乡的父老乡亲交代?我还没对象呢那个除了上厕所没用过,这还能不能行了?”

 

“我觉得是不行了。”吴羽策面无表情地说道,看到李轩一副快要看破红尘四大皆空的样子,他又补充了一句,“其实往好处想,以后你就没有自娱自乐的必要了,省出来的时间就做训练,到时候你得了什么奖要说获奖感言,你就说‘哪里有什么天才,我只是把别人【】的时间拿来打荣耀罢了’,这不是很好吗。”

 

“副队说的对啊!上帝给你关了一扇门就必定给你再开一扇窗,说不定过个几百年人类都没有【哗】了。到时候你的名字就被记在历史上!虚空队长,李轩!有史可证第一个将【哗】弃之不用的人!多长脸啊!听着你特有先见之明!”

 

简直无情!说好的世界充满爱呢?李轩受伤地把头深深埋进了自己的臂弯里,心中的眼泪汇成一条弯弯曲曲的小河流。

 

李轩再抬起头的时候,发现自己在训练室里,面前电脑的屏幕还停留在训练那一面。隔壁的人递过来一杯水,原来是吴羽策。

 

“最近很累吗?你训练的时候睡着了。”

 

“没,没事。”李轩赶紧坐直了,吴羽策又把头转了回去继续训练。

 

盯着吴羽策的屏幕活活看了有三分钟,李轩长出一口气。果然是梦哦嘻嘻啊哈哈哎哟哟哟!想到这里,他做贼心虚地左右看了看,悄悄地把手往下伸,霎时间千万朵礼花一起开放,脑内自动播放起今天是个好日子的喜庆配乐。

 

都在。

 

李轩傻笑了一声。

 

李迅站起来表示他要上厕所。经历了一长段梦,李轩感觉到自己的膀胱有些承受不来,这便叫住李迅和他一起去,正巧吴羽策也有此意向,摘下了耳机,三个人肩并着肩手没拉着手去了厕所。

 

进了厕所,吴羽策和李迅轻车熟路一左一右各进了一个隔间,留在李轩站在外面发呆。

 

他问,“阿策,我们战队厕所装修了吗?”

 

“没有。”

 

“那……那个……小便池呢?”

 

“小便池是什么?”

 

吴羽策平静地望着李轩,李迅望天。

 

李轩颤抖着问:“你们刚才这么快……就上完了?”

 

“不然还要多久?”

 

“坐着……的?”

 

“不然呢?”

 

一直望天的李迅瞥了李轩下半身一声,给了李轩最最致命的一击。

 

他问:队长,你裤裆里鼓囊囊的都装什么了?

 

“我需要你们的帮助。”坐在食堂同样的位置,李轩哀伤地说道。

 

“我明白了。具体情况就是你身上组织增生是吗?”吴羽策简洁地说,“需要我帮你联系医院去切除一下?”

 

“不……我……”李轩无助地抱住了自己的头,“好吧我还有一个问题,我……小学生理课没学好……我们到底是……怎么繁育下一代的?”

 

“不是吧队长!”李迅惊讶地长大了嘴,“你逗我吧?”

 

“我认真的……”

 

“好吧,不就是,对视超过十分钟就会怀孕吗?”李迅露出一个假装羞涩的微笑,“所以我才只敢坐在队长旁边啊。”

 

对面是阿策啊!

 

不止十分钟了啊!

 

这是什么黑科学啊!

 

求求你们快承认是在逗我吧!

李轩的内心狂暴地咆哮着。也许是感受到李轩汹涌的脑电波,吴羽策严肃地点了点头,补充说道,“但是对视任意一方的受孕率只有百分之五十。”

 

“我感觉有点恶心……”李轩虚弱地说。

 

“糟糕队长要生……”李迅还没说完,李轩哇地一声吐在了桌面上。李迅眼疾手快地在一堆马赛克中捞出了什么,然后挥舞着,激动地对吴羽策喊:“副队,走,我们快回训练室,看看队长生了个男账号卡还是女账号卡!”

 

在庞大的信息量的冲击下,李轩安详地放任自己滑到了桌子底下。

 

当画面再一次加载出来,李轩发现自己躺在宿舍里自己的床上。

 

他生无可恋地把手伸进自己的裤裆。在。而且很有精神。

 

那熟悉的温度和触感给了他些许力量。李轩缓缓坐了起来。

 

吴羽策还睡着,面朝着李轩这一边。

 

光是我的在不够,我还得看看阿策的才能确定这个世界是否正常。

 

这么想着,李轩坚定地走到了吴羽策身边,坚定地把左手伸进了被子下面。

 

吴羽策先是一把抓住了李轩的手,然后才睁开眼睛。他躺着,李轩站着。于是吴羽策的目光自然而然地先落在了李轩那明显的晨【哗】中的【哗】,而后转到了自己抓着的李轩的手和李轩手边的自己的……最后是李轩诡异的表情。

 

心理素质好如吴羽策,此时也不知如何该选用什么词汇才能准确表达自己心中错综复杂的情感。

 

李轩笑了一下。他知道自己此时一定笑得很难看。但他还是尽力表现得很真诚,很诚恳。

 

“阿策,你听我解释,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对你没有那种意思……不对,我确实对你有意思……不是那种意思……阿策!”

 

吴羽策面容冷峻地冲进了厕所,徒留李轩站在外面欲哭无泪。

 

可以让我先上厕所吗……阿策……

 

【完】

 

注:开头和哗不见了的梗的灵感来自一篇大概07年的国漫《我的**不见了》……**就是那个太羞耻了我打不出来……

大概轩哥尿急,潜意识里想上厕所所以在梦里一直寻找厕所,因为哗和上厕所有联系,所以……轩哥也梦到了有关哗的内容,恩。就是这样【x】

评论

热度(7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