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来不发图是制止不了这场战争了

糖果底線√興欣隊√葉神√/雙鬼潔癖/朋我/黑花瓶邪
bg謝絕不敏/告白粉謝絕/婶婶我雷

[双花/叶蓝]暖冬

漠花

上次发了一次,坚持了20秒就被屏蔽了,重新来一次,这次放外链……

总之就是lofter要发霉了,看着大家纷纷放G文混更新,也效仿一下(……

这是给《叶蓝双花ABO》的G文, @专门写ABO的地方 

所以延用了本篇的设定,没看过叶蓝双花ABO的可能会有点不明白

当时写的时候很忐忑,叶蓝也是唯一一次,要是有什么写得不好的地方,大家包涵包涵吧

==============================

【上】



“所以呢?”

张佳乐看着叶修,双手抱胸,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架势。

 “所以难得天气这么好,明天的活动也不用选手参加,后天的全明星赛也是晚上开始,又有免费的招待券——”

叶修循循善诱,但张佳乐在听到“天气这么好”时还是没忍住转头看了看窗外飘着的雪。

“我要是没记错的话,你现在也是有家属的人了吧?”孙哲平本来一直坐在旁边看电视没搭理这两个人,这时才说了句话。

“拉上全队住不下,就两个人估计他也不愿意跟我去,”这屋子叶修也来过好几次了,熟门熟路地找地方坐了下来,“想来想去,我认识的人里面像你们这样处对象处得如此豪放还昭告天下的人——也只有你们了。”

张佳乐被绕了半天,现在终于明白了,立刻就跳了起来。

“我艹!你是想拉我和大孙去当挡箭牌啊!”

“唉,总不好浪费了啊,这可是联盟发的奖励,还小贵呢。”

“你妹!你忘了你从谁手上赢的了吗!”

“必须得记得啊,”叶修看着张佳乐笑了,“这不是我的手下败将张佳乐大大吗?”

张佳乐气得把遥控板给摔了。


这几天刚好是全明星周末,举办地点转来转去又回了B市,承办虽然还是微草,但义斩和皇风也写进了协办出了不少力,所以活动场面也算得上是十分盛大。

而似乎是为了让这几年越来越流于表演秀的各项环节多点噱头和火药味,这次联盟和主办方商量后,在第一天的游戏里也准备了有别于往年的奖品,虽然和职业选手的收入相较那些东西也算不上什么,但对这些以竞技为生命、好胜心旺盛、就像斗鱼一样的家伙们而言,对能从别人手上赢到东西这件事都十分感兴趣。

——所以跑步时叶修欣然出场,在张佳乐手里赢到了一套B市郊区温泉度假村别墅两天一夜招待券。

“你说你好意思吗?”张佳乐还在咬牙,“谁知道你那把破伞还打了乱射啊?”

“只有你想不到,没有我做不到。”

“……我能揍你吗?”

“你现在恐怕不是我的对手了吧?”

“呵,我这边现在是两个人。”

张佳乐总算找到了反击的机会,冷笑一声拍了拍孙哲平的肩膀示意。

“明天一早去?”但孙哲平转头就问。

“靠!叛徒!”张佳乐一个转身扑过去掐孙哲平的脖子。

“你不是挺想去那温泉的吗?”孙哲平不解。

“是想去……但那不一样啊!”张佳乐一边说,还一边磨着牙盯着孙哲平的脖子,像是在找哪里可以下口。

“反正是他请客,哪里不一样?”虽然脖子上还挂着这么个大型挂件,孙哲平搂了搂也站了起来。

“你哪里来的自信我会请客?”叶修惊叹,“我准备把这张招待券打折卖给你们,然后咱们再一起……”

“日!!”张佳乐丢下孙哲平,朝叶修扑了过去。


当然叶修最后并没有把招待券打折卖给孙哲平,而是大方表示“哎算了走吧哥请了。”

“是冯主席请的吧?再不济也是微草请的。”张佳乐不失时机地嘲讽。

但不管怎么说,作为交换孙哲平只能暂时充当了司机,因为四人里也就只有他在B市属有车有房一族,车子也大。

张佳乐开了车门就驾轻就熟地跳上了副驾驶座,而叶修和蓝河上了车后后座也显得很宽松。

“土豪就是好,我觉得我还能躺下来睡个觉。”

“不许睡!”张佳乐跪在副驾驶座上,往后排嚷嚷。

“坐好,系安全带。”孙哲平拉了他一把。

“哎麻烦你们了。”蓝河取了绒线帽子,有点不好意思。

“不麻烦不麻烦。”张佳乐一边系安全带一边说,他对蓝河的印象还是挺好的。

联盟里的Omega本身就少,也就是近两年引进了游戏舱后才多了起来,而爬到大神地位还是寥寥无几,虽然张佳乐平时没把这当回事,就算在韩文清面前也敢拍桌子瞪眼,但到了某些时候这些大A真派不上什么用场。而蓝河虽然只能算半个业界人士,但因为叶修的关系却成了他熟悉的朋友圈里唯一的Omega。

“不麻烦。”叶修跟着说了句。

“……”

要不是被安全带给绑住,张佳乐又想爬到后座去了。


他们要去的温泉度假村在城郊,因为出发得早又是周末,路面上还颇为顺畅,只是天空一直透着铅灰的颜色,暗沉沉地压下来悬在建筑物的顶端,原本的那点阳光也显得微不足道了。

蓝河一路上都坐得端端正正的,眼睛却一直望着窗外。

“没怎么来过?”叶修撑着脑袋看了他一会儿,才出声问道。

“除了全明星,也就微草对于蓝雨决赛那次来过。”蓝河点了点头。

“六赛季?”前排的张佳乐听到这里随口问了句。

“……啊,是的。”

虽然那是蓝雨历史上最让人津津乐道的一场比赛,但一想到接下来的七赛季同样是在B市举行的那场决赛以及输给了微草的百花,蓝河在回答张佳乐的话时微微顿了下。

听到这里叶修本想说什么,但话还没来得及出口,就听到“啊”的一声。

“又下雪了!”蓝河语气里还带着点惊叹,伸手碰了碰玻璃后觉得自己的语气好像夸张了点,又补充了一句“G市不下雪。”

“K市和Q市下雪吗?”叶修推了推前排座的靠背。

“下啊。”张佳乐好像是有点困,随口答了句。

“看吧,就你们那儿不下,”叶修看向蓝河,“H市也下雪。”

蓝河看着对方,先是愣怔了一会儿,又后知后觉地发现脸上有点发烫,虽然自我安慰大概是因为车里的暖气开得太足,但还是忍不住避开了视线去看窗外,那些扑下来的细碎的雪花一沾到玻璃上就化成了水珠,一缕一缕地往下滚着。


“他蒙你呢,H市不怎么下雪的,”张佳乐虽然有点瞌睡但耳朵还挺尖的,接着咕噜了一句,“夏天还特别热。”

“大孙管管,这种时候怎么能插嘴啊。”叶修恨铁不成钢。

孙哲平抬眼看了看后视镜,一言不发地握着方向盘转道往高速上去了,陡然加快的车速让所有人都往后仰了仰。

“大孙才懒得理你。”张佳乐干脆缩了缩脖子,将围巾拉起来遮住了半张脸,整个人窝到了座位里打了个哈欠。

叶修就把蓝河的围巾也拉起来多围了两圈。

“早上起得早,也睡会儿,要不要靠过来?”

蓝河心想着一点也不困,但不知为何什么也没说,先是点了点头,想到叶修的后一句话又摇了摇头。

叶修也就没再说什么,收回了视线,一手抵在车窗边上撑着下巴,似乎是也有点瞌睡,过来一会儿蓝河就看到他的睫毛耷拉着闪动了两下。

他总觉得自己很少看到叶修累的时候,也许是因为不知不觉的仰望姿态,或者就和他到现在也会常常脱口而出的“叶神”这个称呼一样,在之前很长一段时间里他常常会忘记叶修也会有觉得累、也会有做不到的事情这一点。可是他心底最为清楚,这个人也是会拿着报纸就在沙发上睡着的、动情时掌心会发烫的、心脏跳动的声音特别好听的——活生生的人。

而接下来几个人都许久没有说话,直到孙哲平说了句“困”,张佳乐马上精神一振和叶修拌起嘴来。

蓝河半张脸被挡在围巾后,两手揣在兜里看两个大神互相对轰嘴炮,叶修是稳占上风,但张佳乐也越战越勇,不由得从一开始惊叹垃圾话的种类繁多到最后又对说垃圾话的高手敬佩了起来。

“黄少真厉害啊。”可是他一不小心就把这句敬佩给讲了出来。

叶修和张佳乐都沉默了两秒,然后张佳乐就笑得简直要喘不过气来,一边笑还一边拍椅子。

“看不出来很有天分啊!不愧是蓝雨的人,怎么样啊叶修,感受到来自黄少天的压力了吗?”

“错了。”叶修慢悠悠地答道,还伸手拍了拍蓝河的脑袋,“不愧是我的人。”

“……要脸吗!”张佳乐顿时又笑不出来了。

但蓝河却笑了,虽然叶修的手还放在他头上,虽然他根本不敢去回想叶修刚才说的那句话,虽然脸涨得通红,但眼前这样的场景却让他打心底笑了出来。虽然自己是个凡人,但和大神之间的距离似乎也不那么远。


也许是因为平时就做惯了工会或俱乐部里那些事务性的工作,车刚到地方蓝河就自觉主动地跟几个人要了身份证,先往前台大厅去了。

待孙哲平和张佳乐停好车收拾好东西,叶修在门口抽完了两支烟,蓝河已经办好了入住手续,还把餐厅哪儿泳池哪儿等等跟他们详详细细地讲解了一遍,并且再三强调了这里没有网吧。

“老冯一定是故意的,”叶修沉痛道,“要不就是王大眼的主意。”

“就算有网吧肯定也没游戏仓,”张佳乐从蓝河手上接了份介绍资料翻了起来,“这餐厅看起来倒还行。”

“啊,我已经订好了中午吃饭的位置了。”蓝河接道。

“能干啊!”叶修感叹。

“你以后是准备当战队经理?”张佳乐偏过头看了看蓝河。

“诶?”蓝河完全没想到张佳乐突然说起这么现实的未来问题,不禁愣了愣。

“挺合适的。”孙哲平抽出张佳乐手上那张资料翻了翻。

没想到孙哲平也会这么说,蓝河张了张嘴本想回答,但在说出什么前先看了看一旁的叶修。

“嗯?饿了?”但叶修却好像在想什么,回过神来就拍了拍蓝河的后腰,“走了走了,放好东西吃饭。”

孙哲平和张佳乐一起看了他一眼。


那时蓝河真的以为叶修会像往常一样随口就把“来兴欣”给说出来,但事实上直到几人吃完了饭四处溜达着消食的时候,叶修也没提起过类似的话。

他有点茫然地迈着步子,虽然把帽子往下拉了又拉,露在绒线外的耳垂也被风吹得生疼,连脚下铺展着碎石的路面也被雪雨浸得湿漉漉的,让人每走一步都莫名地生出也许很快就会摔倒的恐惧感。

然后他觉得自己被拉了一把。

“想去运动运动?”叶修放开手。

“啊?”蓝河先是愣怔,但仔细一看眼前,自己正往网球场的门前走。

“这个我确实不擅长啊。”叶修摸了摸下巴,露出些许苦恼的神色。

“……我也不擅长……诶?”蓝河调转了方向,才发现只剩他们两个人了。

“在上一个分岔口那两位就在寒风中坚持不住败退沙场了,但我看你还一心一意往前走就只有跟着,生怕你一个想不开去冬泳。”

“我……”蓝河觉得自己确实有点太心不在焉了,但又不知道怎么说。

“冷吧?”叶修的话锋却又是一转。

确实很冷,被叶修这一提醒,蓝河才发现自己一直在哆嗦,然后对方抬手用手指蹭了蹭他的耳垂,让他忍不住又颤抖了下。

“啧啧,真冰。”叶修的手指往下滑了滑。

“你的手也差不多。”蓝河从自己口袋里抽出捂得还算温热的双手,拉下叶修的手握住了。

虽然现在的联盟已经是游戏仓的天下,但他下意识地总觉得这是叶修最重要的东西。

而叶修也一动不动地让他握了会儿,最后才笑着说:“哎,我和那位因为得过罕见疾病所以在寒冷面前经不起考验的张佳乐同志不同,没这么虚弱。”

但蓝河没放手,还把头给垂下了。

“好吧,小许同志。”

蓝河僵了僵。

“我们来谈谈你刚才在想什么?”

叶修说完这句话后蓝河沉默了很久,但他没有催促,只是把手从蓝河手里抽了出来,然后抬起来捂住了蓝河的耳朵。

这个姿势让蓝河觉得有些晕眩,耳垂也滚烫了起来,就像是有火苗从被触碰的地方窜起来一般,让他几乎忍不住想后退一步。

不过他最终还是没有后退,而是老老实实地说起了张佳乐提出的那个话题,但他不知道叶修是不是猜到了他之前在想什么——因为事实上连他自己也并不清楚。

他并不是真的就想要往那个方向去发展,也许笼统地说起来,不过就是一个关于将来的问题。

“你是有在认真考虑吧?”叶修把手放了下来。

蓝河不知道怎么回答,只能点了点头。

“兴欣不错。”叶修笑了。

这句有些迟到的话让蓝河有种微微松了口气的感觉,但同时又觉得自己等着的似乎并不是这句话。

“蓝雨也很好,毕竟你在那边也很熟悉了,”叶修却接着说了下去,“还有很多俱乐部我都挺熟的,可以给你提提意见……但是你确定我们要在这里吹着风谈人生?”

蓝河抬起了头,觉得自己脑袋好像有点钝。

眼前的人手插回了裤兜里,大概也是被风吹得有点瑟缩,还打了个喷嚏,但皱了皱鼻子后脸上依然带着笑意。

“如果你是真的有在考虑,那我可以给你提提建议,但不想影响你的决定。”

“路要怎么走,看你自己。”


【点我是下】

评论

热度(5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