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来不发图是制止不了这场战争了

糖果底線√興欣隊√葉神√/雙鬼潔癖/朋我/黑花瓶邪
bg謝絕不敏/告白粉謝絕/婶婶我雷

叶蓝双花ABO段子 第三个番外

专门写ABO的地方

*给@漠花 太太的生日贺,迟了好多原谅我这个废柴!

*双花扯证儿篇,大概在正式标记之后,文章结尾之前这段时间。

*就是甜,甜,甜的流氓文←懂得

*这就是全部的文了,谢谢大家这么长久的喜欢,真的非常谢谢。本子也会收录这些文←。

 

 

叶蓝双花ABO段子 第三个番外 

 

在刚知道自己成为转化者的时候,张佳乐除了眼前一黑还就真没怎么设想过未来。

再倒霉,只要活着,张佳乐就能挺直了腰板走下去。

说到底,他给自己设想的未来都是一个人的路。

孙哲平和很多其他人一样,走在各自的路上。

张佳乐觉得自己就只能远远的看着他路上的风景和精彩,却到底不是和他一起走下去的那个人。

那个时候自己可没想过现在……

光溜溜的仰躺在双人床上打着游戏的张佳乐瞥了一眼还在躺在旁边还在睡的孙哲平就自顾自的傻笑。

眼看游戏里怪物龙出场,张佳乐连忙把游戏音效开大,耳机塞进了孙哲平的耳朵里。

【嗷嗷嗷嗷嗷——————】怪物龙开始咆哮喷火。

睡梦里的孙哲平皱了皱眉,慢慢睁开了眼睛“……大早上的好好说话,饿了?”

“你妹!我是这么叫的吗!”

 

张佳乐成为Omega之后的第一个发情期虽然来得有点突然,但总体来说过得还算很滋润。

除了和大孙滚滚床单做做爱做的事情就是躺床上吃好吃的看看电影打打游戏。

中间医生还给他打过一个电话,旁敲侧击的问了一堆问题就担心他对被标记这件事还有抵触情绪。

这两天吃饭了么,就算没胃口也不能光吃流食。

吃了吃了。

吃了些什么。

张佳乐开始掰着手指头数,当天晚上吃了碗面加俩鸡蛋,后来还吃了两块炸馒头,前天午饭…………

……

昨晚上就喝了两碗皮蛋粥没吃什么现在在吃意大利面。

张佳乐说着抹了抹嘴边上的番茄酱。

大孙外卖叫的意大利面实在好吃没办法啊。

“我相信你没事了。”

就这样,三天后神采奕奕的从床上爬起来迎接冬日里的八点钟的太阳的张佳乐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似乎圆了那么一点。

“大孙我是不是胖了!”张佳乐在镜子前摆了个pose。

“脸睡肿了吧。”孙哲平打着哈欠从他背后走过去掐了一把“腰上还是没肉。”

“睡你!”张佳乐也去掐孙哲平的腰,怎么都是宅男他的腰上就硬邦邦的自己这边都是软的。

两个人正闹着,孙哲平手机响了。

“有奸情!”张佳乐迅速就扑了过去去拿电话,结果看到来电显示韩文清就瞬间老实了。

原来现在他们因为进度副本进度有点慢,所以打算在年前打到第十层第一个boss那里录个视频,年后全面冲通关。

进了第十层副本难度更升高到一个史无前例的级别,所以每天有三次机会挑战。

饶是这样叶修估计也需要五天左右的时间。

也就是今天下午就要回去训练。

张佳乐愣了。

打本没问题,可问题是自己刚被标记就这么一身味儿的去,一身都是孙哲平的味儿去见那帮人!!

“不想去我帮你请假。”

“你去一样他们都会知道我被你标了啊…到时候那群龌龊的人肯定笑我被你上到起不来床。”

张佳乐一咬牙,去!不就被标记么这是线下私生活!!!

让那群没另一半的人嫉妒!酸到不用蘸醋就能吃饺子!

 

————
——————


到了训练室,大概因为韩文清孙哲平都在,所以也没有人说什么。

张佳乐松了口气觉得老韩和大孙真是太可靠了。

然后他收到一条短信,是韩文清发过来的。

【忘记转化后发情期时间长,你身体不行的话就明天再来。】

靠啊!!!!张佳乐捏着手机羞愤得欲哭无泪。

结果出人意料。

所有人配合得尤其好,第三次挑战的时候一路各种人品爆发,一路上了十层,竟然顺利打完了第一个boss甚至见着了十层的第二个boss。

进度条一下松快不少,出了游戏仓之后大家也都挺高兴,出色发挥的治疗张新杰作为此次的功臣被每个人都拍了个遍。

孙哲平和韩文清这次主要负责正面的突击,而张佳乐负责清理从各个法阵里传送过来的援兵。

因为传送的援兵种类是随机的,所以反应必须特别迅速,也许是这两天休养得好的缘故,张佳乐状态奇佳,不仅清完成了自己这边的怪,有时还可以帮苏沐橙清理一下左路的小怪。

但即使这样,依然因为一次出的怪太多而导致百花缭乱血量告急。

Alpha都有保护自己Omega的本能,对于身体,本能这种东西就是在理智行动之前就会生效的命令。

所以在讨论战术的时候张新杰也提到过这一点,如果有需要的话也许应该把张佳乐的位置调换到孙哲平可以援护的前路,可那样后方的dps就无人补上。

孙哲平拒绝了这个提议。

现在打副本就是我全部的本能。

从认识的时候他就站在我身边,以后他可能会站在我对面,但无论何时,百花缭乱都不会躲在我身后。

“行啊大孙,看乐乐有危险都能忍住本能没直接冲过去。”

“我信他的能力。”

“告诉你这叫搭档的默契!”打了场漂亮仗的张佳乐人都清爽了,就是声音里带着点嘶哑。

“果然有爱情的滋润人都圆了,哭了么?”

张佳乐这才想起自己身上一股被标记的味道,腾的红了脸“老子现在就要你哭!!!”

叶修隔着人群向蓝河伸出了求援之手。

黄少天眼明手快揪住蓝河,过来我指导一下你剑客怎么用。


张佳乐刚想再往前走被孙哲平扯住了。

午饭不是想吃城西那间的拉面吗。

啊吃啊,去啊?老远呢。

打车去。

孙哲平不动声色的把张佳乐扯得离叶修远了一点,然后在走的时候还回头看了一眼叶修。

现实里完全就是保护屏障全开啊。

也就生活在爱情里的人完全没注意到罢了。


————————

 

过完年一天,孙哲平和张佳乐忽然说要请大家吃饭。

选的是H市不错的一家店,定的包间。

没说请客的由头,不过大家猜估计是因为之前张佳乐住院孙哲平差点退队拖累进度的事情。

谁知道一进门看见挺大一个包间开了三桌,霸图的韩文清张新杰不必说,连林敬言也坐在里面,义斩的那几个人也已经到了。

叶修就咦了一声,这阵势……

蓝河觉得自己本来是坐不到这桌上的,可后来看见叶修把陈果叫上才安心一点。

看着大家三桌坐得壁垒分明的,蓝河觉得自己还是和陈果坐在一起比较好,结果被叶修拉到身边来坐着。

拉扯的气力倒不大,但冬天人都穿得笨重,蓝河一个不稳整个人差点就坐在叶修身上。

叶修正好就把蓝河摁在椅子上坐好,顺手把俩人大衣放一块儿用一个衣架挂了。

霸图那边和义斩那边齐刷刷的用“我懂了我们都懂了”的目光看了过来。

蓝河压力山大。

“我坐这儿别人坐哪儿?”

叶修是按着一桌的人数从兴欣叫的人,现在蓝河坐了这里就要有兴欣的人去别的桌子坐,蓝河可不好意思。

“正好的,方锐在霸图那桌呢。”

“……………………”

“哎…能喝酒不?”

“凑合吧,怎么了?”

“我酒量不行。”叶修喝了口热茶“你就坐这里帮我挡挡酒啊。”

“……”蓝河还没离开椅子的屁股就又坐下了,“行吧。”


张佳乐坐的霸图那桌,孙哲平就在义斩那桌坐着了。

两个人都没说什么,上了菜上了酒就热闹的开吃开喝。

蓝河倒挺喜欢这种氛围的,有些话不用说得太明白,这些认识了这么多年的人也不会真的计较一个道歉。

他们是对手,可正是因为有了对手,荣耀才更加精彩。

“既然是顿赔罪饭,我们这些不相干的人来白吃白喝是不是不太地道?”陈果有点心虚。

叶修问她“咱们本市的就算了,林敬言和义斩的人会穷到大老远坐飞机来吃赔罪饭?”

“……不会,可那能为什么?”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这么说完叶修又扭头对包子说“想吃什么就点,别客气。”

“知道啦老大!”

“……”

————————

不出叶修所料,菜刚上齐,三杯红酒下肚,张佳乐就醉了。

一开始憋着的笑模样全都藏不住了,搂着孙哲平就“大孙内人”的乱叫,最后干脆从钱包里宝贝似的把自己新换过的身份证拿出来拍在桌子上。

有配偶那一栏已经改成了红色的“有”字。

林敬言大老远被叫过来的人心里大概都是猜到的,又比如张新杰喻文州和叶修这些人大概看了一眼这个阵仗就明白了,看见眼下正主自己挑明了也就不用藏着掖着,直接就上去敬酒说恭喜了

义斩的人倒是和兴欣一样吃惊。

以楼冠宁为首“我真以为你是叫我们过年来纯吃顿饭的啊,这不空手坐着飞机就过来了。”

陈果看着这群把飞机当打的的有钱人,恶狠狠的咬了一口小排骨。

“大孙,这就不地道了,领证请客怎么不明说呢。”叶修起身拍了拍孙哲平的肩膀“放心咱俩这关系就算你明说我也不可能给你们带红包的,多见外。”

孙哲平回头看了一眼搂着林敬言劝酒的张佳乐叹了口气。

一开始张佳乐脸皮薄非不让说,孙哲平虽然猜到肯定会变成现在这样可也随便他了。“反正你们现在也都知道了。”

“更何况原本就该请你这顿。”举着酒杯碰了碰叶修装茶的杯子和蓝河的杯子,孙哲平一饮而尽。

蓝河也被气氛感染,豪放的跟着仰头喝光了小半杯酒,用手背擦了擦嘴。

陈果看着叶修只喝了口茶有点不好意思,虽然孙哲平好像一点也不介意,但还是拉着叶修小声说你吃人这么多好吃的好歹端着杯子嘴唇沾沾酒。

叶修就抓着蓝河沾了一点酒味的手背凑到嘴边舔了一下“沾了。”

“哎呀~”苏沐橙看着蓝河一下变红的耳朵呵呵的笑了。

 

评论

热度(8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