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来不发图是制止不了这场战争了

糖果底線√興欣隊√葉神√/雙鬼潔癖/朋我/黑花瓶邪
bg謝絕不敏/告白粉謝絕/婶婶我雷

逆常规[双鬼]

华音花事

阿夜夜的《剑之所向》本的G文

写的时候不知道在想什么……一直在想啊这是肉的节奏啊怎么办哦?!好在最后还是收住了手【。】

不要在意为啥留宿了还没肉……抢完BOSS夜还长着呢!

反正就是一个大概有点不知所云的文_(:3」∠)_


————————————————————

 

“我说,要不然你今天别回去了吧。”李轩一手撑着门框一边这么说着,就好像在说“好了开始训练吧”一样平常。

“是啊。”他母亲站在他身后也探出头来笑盈盈地看着吴羽策附和道,“都10点半了,你家好像还有点远吧?不如就留下来住一晚吧。”

“我……”

李轩突然笑起来,逆着光看过去怎么都觉得不怀好意:“就是,你又没车,现在公车也收班了要怎么回去?我这万里挑一独一无二的副队万一出点闪失我可怎么跟队里上上下下交代,你说是吧?”

吴羽策强忍着揍他丫的冲动只叹了口气,接着勾起一个带点抱歉又全然真诚的笑容看着李轩妈妈说:“阿姨都这么说了那我只好恭敬不如从命,麻烦阿姨了真不好意思。”

 

***

 

吴羽策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么奇怪的路线上。

时间倒转五个小时。

下午五点半,吴羽策站在安全门前握着手机打字。

“到你家小区里了。”他用右手大拇指飞快按下这么一句话,又抬头盯着正对自己鼻尖的猫眼深深吐了口气,这没什么,他对自己说,只是因为自己父母出门去了才顺便来队友家蹭个饭,是的,队友家。

他低下头去按发送,手指才刚离开触屏表面身前便传来一声沉重的“咔哒”,柔和的光线随着门打开的过程飞快洒满他全身,吴羽策猜想自己现在的表情大概是有点惊恐,于是他就这么惊恐地看着李轩轻松地冲他一笑:“我就说你差不多该到了,进来吧。”

从那时开始到现在,他一直处于一种没做好准备的混乱状态,这对平时的吴羽策来说几乎是不能想象的事情,没做好准备去比赛的灾难程度简直跟弄丢了账号卡是同一等级,而现在他居然要毫无准备地留宿在李轩家。

客场比赛时他们通常都被分在一间房,在俱乐部也并不是没有过因为讨论战术太晚干脆凑合着一起睡一晚上的事情,但这些好歹都存在一个理所当然的理由,现在这算是怎么回事呢?

吴羽策从架子上拿下那条刚刚拆封的新毛巾对着镜子擦头发,镜子被水蒸气盖上一层雾,他只能看到一团模糊不清的阴影,就像当下一样,现状以及内心,一切都朦胧暧昧。

小时候同学之间互相留宿完全是司空见惯的事儿,他想如果现在他们的关系也仅仅只是队友和朋友,那大概并不会觉得有什么奇怪,偏偏是当关系进了一步后,这种种太靠近的距离才显得格外别扭起来。

他试图把心中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纠结归为别扭,却又发现似乎并不止于此。

擦头发的动作顿了顿,他伸手在镜子中间擦出一块留白,被聚集起来的小水珠顺着镜面往下流,在白雾上划出一道道痕迹,吴羽策定定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停了几秒才缓慢地笑了笑。

 

***

 

推开浴室门扑面而来是空调特有的凉意,吴羽策觉得周身皮肤在一瞬间变得干燥起来,他一边挤着发梢没完全擦干的水滴一边对坐在电脑前正噼噼啪啪按键盘的李轩说:“你最好等会儿再进去,里面太热了。”

对方用一个简短的鼻音作答,没过一会儿键盘鼠标的声音停下来,吴羽策条件反射抬起眼睛去看,正好对上李轩看过来的视线。

“挺合适的嘛。”他靠在椅子上打量吴羽策。

“还行。”他把毛巾搭在脖子上伸手去自己换下来的裤子里摸随身带的账号卡,“你去洗澡吧让我玩会儿。”

“……不是你说等会儿再进去的吗?”李轩一边说着一边站起来转身抽另一把椅子,“再说这不还有台电脑。”

“懒得等开机。”吴羽策绕着床走过来伸手拿鼠标退出游戏,“你什么毛病在自己卧室摆两台电脑?”

“开两个马甲抢BOSS方便。”李轩随口掰扯着天知道是真是假的理由,弯下腰按了开机键后没坐下来,而是也往吴羽策那边过去想拿自己的账号卡,放电脑桌的地方空间不算太大,他一站过来两个人几乎就要靠在一起。

“哟。”李轩在吴羽策耳朵旁边笑起来,“小吴同志,你这是紧张还是激动的啊?”说着还拿手指一指他左胸口。

吴羽策把账号卡塞进他蜷起来的指缝里,冷静地回道:“是在里面闷的。”

李轩笑着把账号卡往桌上一放,没再多说什么。

 

***

 

鼠标在界面上晃了几个来回,点开属性界面又关上,查完装备再看背包,等到李轩关上浴室门他才瞟了一眼亮着暖色调灯光的那边,然后回头打开好友栏看看都有谁在线。

今天人员到的意外齐整,吴羽策扫一眼列表看到自家战队主力都在了,只除了那个还在洗澡的队长,聊天栏往上翻翻,看到刚才自己漫不经心走神时错过的问好。

“哟副队!刚接到消息说有BOSS要抢在XXX你来吗?”来自李迅的代表大家的问话。

他没回消息而是直接点了李迅组队,申请不出两秒就被批准,聊天框里顿时被刷了一屏的问好,吴羽策在连串消息中捕捉到李迅的提问。

“队长等会儿来,咱们先过去,他号停的地方挺近的。”他一边回话一边操纵角色往目标方向赶路。

没多久跟大部队会合后他随意扫一眼队伍,看到盖才捷杨昊轩葛兆蓝他们也都悉数在列,这情况让他有一秒钟的错觉,错觉自己不是去抢BOSS而是准备走上团队赛的战场,不过也就那么一瞬间而已。

吴羽策按动鼠标短促地笑一声,他想自己大概是太不习惯这个时候竟然在休息了,往年此时他应该和大家一起在俱乐部准备季后赛,今年却在自家队长……不,他想,是恋人家里打网游。这常规之外的情况先让他措手不及此时又让他感到无所适从,刚刚有点放松下来的习惯又被莫名的紧绷取代,心脏好像悬浮在空中,没着没落的也不知道到底是因为现在还是因为已经过去的某些事。

他没逞强也没说谎,不是紧张也不是激动,只是闷,塞满整个狭小空间的水蒸气、充斥着陌生气味的空气以及身上浮起的与自己完全相反风格却无比熟悉的沐浴露香气,这一切都让他觉得呼吸不畅胸口发闷,谈不上高兴不高兴,只是闷。

正乱七八糟想着时李轩推开门从浴室出来了,吴羽策看他一眼说去抢BOSS了你要来就快点。李轩简单应了一声后又随便揉了两下头发才往电脑那边走,他从吴羽策和床中间蹭过去,在他身边掀起一阵短暂的热气,这感觉因为熟悉而让他感到些许放松。

他调了调耳机询问团长到场各公会的情况,在李轩往团队方向移动时把得到的情报说给他听,没现场看到局势前也没什么能做的,李轩听完后便挂上耳机专心赶路。他的位置本就不远,吴羽策才把现场查看完一遍李轩就到了,他让角色转了转视角看着他,李轩在他身边站住——如同平常那样——然后接过吴羽策无声递过的指挥棒开始下达指令。

这样挺好的。

吴羽策想,他又回到自己最熟悉的位置,又退回到最习惯的距离,就算现在他们实际上正背靠着背,但这才是自己最为熟稔的状态,他舒了口气,操纵着角色习惯性做了一个小动作,手中的太刀往上提了提,然后跟着身边那个跃出的鬼剑士一同攻向前方。

直到这时他才惊觉自己远比以为的更加想念战场,无论是职业联赛还是网游,失去了这些让他神经紧绷手足无措,格外敏感的后果是任何一点超出预料的因素都令人不安。

“你刚怎么想的要让我留下来?”吴羽策操纵着角色一个鬼斩劈开面前的三个敌人,头也没回地问道。

李轩不知道是从耳机里还是从背后听到这个问句,停了一会儿回道:“……方便抢BOSS?”

吴羽策刷刷两刀把一个残血的刺客解决后站在鬼阵里不动了,不用回头看都能猜到他现在是怎样一副表情,李轩轻轻笑了笑让角色回身一刀斩退从侧面来袭的敌人。

“其实还真就随口一说。”他操纵角色落下一个冰阵而后立刻一个后跳闪开攻击,“就是突然那么想,然后就做了,反正也不是比赛,没必要考虑那么多你说是吧。”

吴羽策没说话,但李轩从屏幕里看到他停滞了半分钟的角色又跟着自己的脚步动起来,配合他冰阵的落点一个斩击把敌人送入阵中。

李轩停了片刻,再开口时是一句似乎没什么关系的陈述:“我觉得这种感觉挺好,像现在这样。”

他没继续解释所谓现在这样是怎样,他想吴羽策能懂,就算两人再怎么不同,至少在这一点上他们必然是一样的。现在他们正背靠背操纵着角色在同一片战场上,并肩奋战的队友就在视线能及的地方,身边全是与他们拥有同样梦想的人,这时候那感觉才愈发明晰,一次失败并非结束,他们都在,那么未来也就在。

“下次我们会一起拿到冠军的对吧?”随着BOSS轰然倒下,李轩松开鼠标键盘靠上椅背,一边说着一边扭过头去这么说。

他感觉到吴羽策的气息顿了一会儿后变得更近了,显然他也靠在椅背上,并且也转过来用余光打量李轩。

“我说你酸不酸?”李轩看到他笑着,貌似不耐烦的,却轻松地如是说道。

然后吴羽策又直起腰握住鼠标,在啪啪响起来的按键声中轻声又坚定地说:“当然。”

 

Fin.


评论

热度(46)

  1. 看来不发图是制止不了这场战争了华音花事 转载了此文字
    馬 华音花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