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来不发图是制止不了这场战争了

糖果底線√興欣隊√葉神√/雙鬼潔癖/朋我/黑花瓶邪
bg謝絕不敏/告白粉謝絕/婶婶我雷

[全职高手][双鬼]虚空 外章一 初遇

猕猴桃家的樱桃小姐

嘤嘤一万多字实在看不动了...请各位帮忙捉虫(跪地


※再次爆字数。本来上周卧已经写了一半了,但是卧有强迫症没打上end就不敢点发送,于是拖了一周(估计再不写完就要没人看了吧TAT)

 

※这次是外之章。没错,就是李轩和吴女士的初遇。

 

※一切的不科学都是为了情节铺路。卧是没用的文科生,我没有逻辑可言!(抓狂尖叫

 

※卧觉得烂尾了嘤嘤。

 

※嗷嗷嗷粉嫩嫩的吴女士快让我舔一口!

 

[双鬼]虚空 

外章一 初遇

上海一天的喧嚣从天蒙蒙亮开始。

 

小巷内冒出烟气,报童喊着“南北和平会议最新消息(注一)——”飞奔而过,闻到早点摊上豆浆油条大饼的香气儿,不由哑了嗓子放慢了脚步。

 

“那个小孩儿,过来。”街角有个铺子开了门,从里面露出个男声,“给我来份儿报纸。”

 

男孩儿依依不舍地回头再望了一眼早点摊子,一溜小跑窜到了街角。叫他来的是个约莫十八九岁的男子,眉角眼梢还带着少年人的秀气,要说看出了什么独特的气质未免有些难为一个十二三岁的男孩,但是报童第一眼就觉得,这个男人很好看——当然,第二眼就被他手上拿着的那个油纸包着的,热腾腾的包子吸引走了。

 

男人接过他递来的报纸,掏出两个铜板递给他,却发现报童没接,兀自盯着他手上的包子发愣。就算是已经出来挣生活,小孩子就是小孩子,他也没发怒,只是叫他拿钱。等那个报童悻悻然回过神来拿了钱正要走的时候,却发现那个男人把那个一口都没咬过的包子塞到了他手上。

 

“别眼馋了,吃吧。”说完这句话,男人就翻着报纸头也不回地走进门去了。

————

吴羽策的书店开在路口。并不是什么很热闹的地段,却胜在附近有好几所学校,学生们总是很热衷于在学校附近的所有书肆里徜徉——很英明的的选择。

 

更逞论书店的老板还是个漂亮又很有气质的年轻人。

 

女学生们总是很喜欢在下课后三三两两手牵手走进这家书店,翻翻老板新进的外文书和译本,顺便偷偷打量店主在午后阳光中的侧脸,没有什么表情,但就是好看得像是在放着光。但当他因为困惑于这群女孩子们总是有意无意地盯着他看而抬起脸看过来时,女孩子们就会像旧时的大家闺秀一样快步躲进书架的阴影里,一边几乎不出声地互相取笑,一边自己又红了脸。

 

偶尔也有大胆的人会和他搭话,问些诸如“夏洛克的译本有没有到”这之类的闲话。店主对问话的人并不冷淡,却也从来一视同仁。他的语速并不快,却像是暗含着某种韵律,再加上好听的声音加成,手头充裕些的学生总会人手抱着两三本书离开这里——而没钱买书只能在书店看的人他也不会去赶。

 

“我觉得你要是在门口贴个招工启事,能把附近的大半学生都招来。”唐礼升(注二)如是评价。

 

“方便你对不谙世事的女学生们下手么?很有几个客人跟我抱怨说你的眼神不太正派让人不自在,唐医生。”吴羽策很客观地呛了这个书店的熟客一句。

 

“你啊你,总是性格这么犟。”

 

已是薄暮时分,送走了最后一批客人的书店空空荡荡,唯有吴羽策和唐礼升二人在店内。后者把封好的信笺交给他:“你打开看看。”

 

吴羽策依言打开:“这是…迅哥儿亲笔写的?秦昭(注三)这个名字似乎很耳熟…”

 

“他是桂系的人,陆亚宋的心腹,蓝雨的黄少和喻君可没少为了他头疼。这次来上海,除了南北会议之外,也是为了滞留上海的李轩——他手上有一批新式军火,据说是费尽心思在日本人眼皮子底下弄到的。轮回那边的消息,陆亚宋给了秦昭很大一笔钱;当然,能够不花一分钱直接吞下来也是好的。”

 

“陕西的李轩…倒也算是联盟的前辈了。他最近改行做军火商?老是听说各系军阀为了他争来争去。”

 

“联盟怕是要有大动作——先拿李少爷试一试水深。反正他后台比你我都要硬得多嘛。”

 

“慎言。”谈话暂时告一段落,吴羽策飞快而又仔细地读完整张纸,然后把它塞回了信封里,“李轩和陆亚宋两天后要到这附近来,联盟要我找个机会把这张纸交给他。”

 

“这对你来说不难。”唐礼升站了起来,拿过衣帽架上的呢帽和围巾,叹了口气,“我说阿策,还是不打算换一种更好的枪用吗?以你的受训成绩,本不应该做这种零散细碎的小任务…”

 

“抱歉,我只想用这把枪。至于做什么任务…再说吧。”把人送到了门口,吴羽策最后也只是给出了这样一个生硬的回答。

 

桌上,一把仿毛瑟军用手枪静静地躺在那里。(注四)

————

因为那批被督军指明一定要弄到手的新式军火,秦昭对李轩很是巴结。李轩只不过表示了一下对洋派学堂很感兴趣,秦昭就带着几个人陪着他来这里转悠了——不巧,他正好是附近某所学堂的名誉校长。

 

“李少爷您请——这家书店虽然不大,但也还算干净。店主有些门路,能在这里见到不少外头买不到的洋文书和译本,我们的学生们都很喜欢来。”秦昭挂着热情而并不谄媚的笑容,把李轩请进了书店里。

 

因为是上课时间,店里几乎没什么人,而有些门路的店主此时正坐在桌前算账,从李轩这个角度看过去,正好可以看到他在铺子里因为没有光线而显得安静淡漠的一双眼。他笑了笑,走过去敲了下桌子:“你就是这里的老板?”

 

吴羽策放下笔站起身来,表现出恰到好处的自谦和迟疑:“是的,敝姓吴,不是什么老板,勉强糊口罢了。不知您几位来是想看些什么?”

 

“这位是李先生,我们秦昭秦校长的贵客,听说你这儿洋文书不少,正好路过,就进来看看。”不等秦昭和李轩说话,身后的卫兵甲就帮着开口了,张口就是“你”,狐假虎威的样子做了个十足,“李先生可是留过洋的人,又家有万贯钱财,寻常的书就别拿出来现眼了,有什么新印的洋文书或是译本就摆出来吧,钱少不了你的。”

 

“我这儿不过是个小店,倒也能入秦校长的耳。”吴羽策再让了一句,转到书架的一侧,选了几本书放到李轩面前的桌子上,“新印的《二京记》、《黑奴吁天录》、《巴黎茶花女遗事》、《罗生门》,都是洋人传进来的最新印版,除了我这里,别处再没有的;另外还有《人鬼关头》,托尔斯泰先生的著作,林老的译本,我费了老大劲儿才留得的几本,李先生看看喜欢哪些…”(注五)

 

看他的长相斯文清爽举止也不卑不亢还以为有点背景,原来只是个有点清高脾性的读书人,一提到书就啰啰嗦嗦。秦昭暗自在心里嗤笑了一声。李轩倒一直站着听他讲,只是目光却一直黏在他的脸上,只怕比起他讲话的内容更对这张脸感兴趣——这两个人简直就把有钱有势者的无知本质暴露了十成十。

 

“好了,我就要这本。”吴羽策再迟钝也被他赤裸裸的目光盯得有些不自在,李轩随手拿起一本书,连书名都没看就抓给他一把大洋,顺便趁着吴羽策收钱的时候一把抓住了他的手。

 

“吴先生甚爱书,这很好。我也爱书,也更喜欢爱书的年轻人。我家别的没有,书倒是不少,等什么时候吴先生得了空,”李轩抓着他的手,拇指在他的手背上摩挲了好一阵,也不避讳还有旁人在场,凑到他耳边上轻声调笑,“到前头的办事处说一声儿。我亲自来接吴先生去我家一同赏玩。”

 

李轩那最后四个依在耳边的字几乎就是气声,猝不及防之下简直袭得人脸红心跳——这人是要把好色的富家少爷扮演到底了?!吴羽策甩了半天没挣开他的手,脸上一阵青一阵白,一直到几人走出了门他的神色还没缓过来,不过到底还是把他们送到了门口。

 

一个女学生绕过他低头红着脸,几乎是一路小跑着出了书店。

 

一直在临窗的桌前假装看书的唐礼升此时终于才爆笑出声:“哈哈哈我觉得那个女学生估计这辈子都不会再上门了…”

 

“他有任务在身,没必要大惊小怪,大不了以后在联盟遇见训练场上见真章。”要不是李轩一下子就挑中了那本夹有情报的《罗生门》,他也要觉得这人真的是贪财好色标准二世祖——演得真像。当然这句话吴羽策没说出来。

 

因为他松下一口气的表情凝固在了脸上。

 

“等等。女学生?我怎么记得这个时候所有的学堂都应该在上课?”

 

唐礼升的笑声戛然而止。

 

“或许是逃课?”他清了清嗓子,试图安慰突然紧绷起来的好友,“虽然她一直在,但是我觉得你们两个演得连秦昭都能骗过去,更别提她了…”

 

“你看到她的校徽了吗?”吴羽策几步走到书架边上,把所有的罗生门一本一本拿下来开始翻找,“她是东亚同文书院的学生。”(注六)

 

“东亚同文书院…她是…日谍?”这下唐礼升也跟着站了起来。

 

吴羽策很快找到了他要找的书:“是这本——原本我夹着情报的书应该是这本没有封底的《罗生门》。我记得这本应该正好被我放在第二本的位置,现在的情况是被她抽走了一本,然后我就拿错了。一个日本学生跑到中国的书店里来看本国文学大师的作品?唐医生,你觉得这种事有多少可能性发生?”

 

“那么…我们该怎么办?”唐礼升只觉得嘴巴发干。

 

“两种后果。”吴羽策默默地把所有书收好放回去,“第一,如果迅哥儿那里传来的消息是接收失败,那么她就只是拿走了那张情报——大概是哪个联络环节出了误差被她知道了;第二,如果结果是接收成功…”

 

“那就说明那个女学生调换了情报,也就是说日本人察觉到了联盟的情报网,你,我,还有现在在上海的所有联盟成员,随时都有可能面临生命危险。”

————

接收失败。

 

这不算是什么好回应,但是李迅那里传来的消息还是让几人松了口气。而巷子里的那家早点铺子连着两天都没开门则证实了吴羽策的判断——那里的摊主也是联盟的线人。一想到他很可能已经死无全尸,所有人的心里都有点发堵。

 

“哪里不太对。”这是出事了之后就也呆在这里了的葛兆蓝,“迅哥儿的信是派到巷尾那儿,然后唐医生买早点的时候带回去,最后再交到阿策这里的。能摸到这家书店来就说明日本人应该已经知道了这家书店和巷子里的那位是一个性质,怎么都两天了,他们倒不上门来抓?”

 

“你问我我问谁去…真要命,这才出了一点状况我们都愁得要掉头发,可见像是嘉世蓝雨微草那样的大计划和你我是无缘的。”唐礼升这两天怕出事也没去上班——他等着和吴羽策一起被一网打尽呢,可等啊等啥都没发生,这才是最叫人毛骨悚然的地方,“阿策你怎么看?”

 

吴羽策坐在桌前,皱着眉绞着手指——这是他思考时的习惯动作:“你们说,要想在这乱成一团的世道上混出名堂来,身外之物姑且不论,最需要的是什么?”

 

其余的几个人面面相觑。

 

“是野心。”淡淡地公布答案,吴羽策也没有为难他们的意思,推开椅子站起来,“昊轩,我记得你会日语?”

 

被点到名的杨昊轩跟着他站起来,表情很是跃跃欲试:“对啊,阿策有头绪了?”

 

吴羽策是联盟第五期训练生,受训成绩稳站前三——他,周泽楷还有方锐是第五期最出色的三个人。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他有这么好的成绩却在上海做一个小小的线人,但是一旦出了什么事,他们还是乐于相信吴羽策的判断。

 

“我们去东亚同文书院门口踩点。”

————

还有几条巷子才能到?

 

藤井千佳气恼地咬住了下唇。

 

她知道上头对这个看不见摸不着的谍报组织头疼好久了。他们不知道这个组织的领导人,不知道具体人数,不知道联络方式,甚至连这个组织叫什么都不知道,但是每当上头下达一系列指令时,总有数道阻力在暗地里作祟,让他们的行动受挫。

 

也因此,在那个朴实的中年男人对着枪口之下的妻儿露出再明显不过的凄切时,他们知道他们捉到了一个突破口。这个看不见的组织终于露出了一角。

 

而藤井千佳相信,她所获悉的,比其他人都要多一步——简直是幸运女神为她指明的一步。那个男人说,接头暗号是“错误的书”,所有人都不明所以,唯有常去附近一家书店的她一瞬间福至心灵:

 

那家书店的年轻老板习惯把新入的书放在同一个架子上,而那天傍晚她去看的时候,所有的洋文书译本全都是他最新进的近两年出版的书,唯独几本《罗生门》是好几年前的旧版。

 

会不会就是这个?她兴奋得浑身上下都在颤抖。理智告诉她应该上报给书院里的军官,但是心里的不甘却阻止了她:这是她发现的线索啊,为什么要让给别人?要不然…去看看再说?结果真的被她等到了机会。

 

抓着手上的信笺,她的呼吸都急促了,伴随着心跳加速的还有温度骤然上升的热望。她一直觉得给他们上课的少佐也好,偶尔来学校视察的校长也好,都是愚笨的人,只会说些对天皇效忠的话,对那个组织失利了也只会跳着脚骂下属“都是一群笨蛋”。要是她能因此抓住那个组织的大人物,她是不是可以凭着这份功绩坐到比他们更高的位置?

 

因此,冒着危险再偷偷去一次那家书店也是合算的…吧?

 

一片万籁的寂静中,她的皮鞋踏在石砖地上的声音显得格外的响。

 

身后似乎有轻轻小小的脚步声贴着她的脚步,她快就快,她慢也慢。藤井千佳慢慢顿住了脚步,猛然转身,这下那脚步没刹住,多跨了一步。这个年纪轻轻却已经接受了本国间谍培训的年轻女人冷笑了一声,把手伸向了腰间的枪——

 

身后突然有人抓住她的手制服了她。

 

“阿策你果然又猜对了,这个女学生还会偷偷绕小路再去你的书店!”身后的人声音意外的年轻,虽然语调很活泼,但是制住她的手臂却稳稳当当没有给她任何翻身的机会,“不过她听到了什么,突然转身把后背对着我们?”

 

“因为她听到身后有一个跟踪她的人。”吴羽策跟在他后边从小巷子里走出来,卸掉了她腰间的枪,“唔,居然还有配枪,看来不是什么普通学生,能挖出不少东西。那个小鬼,你再不出来我们就带她走了。”这话是对着后头喊的。

 

一个衣衫褴褛的小孩慢吞吞地钻了出来。

 

只看身形吴羽策还不吃惊,但当月色照出了他的脸后,他就皱起了眉毛:“你是…等等,我好像见过你。”顺便朝身后挥了挥手,“昊轩,先拖她去那边,把能敲的都敲出来。”杨昊轩留日时学的就是心理学。

 

杨昊轩笑嘻嘻地朝他比了个手势,一点都不含糊地把人拖进了暗巷。

 

直到藤井千佳被拖走了之后,这个小孩子才开口:“包子…很好吃,吴…哥哥。我知道你是街角书店的老板。”

 

是那天那个小报童。

 

“陈叔的早点摊子的确很不错。”蹲下身来看着他,吴羽策煞有介事地点头,“但重点是你为什么要跟着她?没看到她身上有枪吗?”

 

毕竟是小孩子,看到问话的大人态度和蔼,再加上慢慢地也后怕起来,他的眼圈一红:“那天,我看到这个女人跟着一群人一起抓走了陈叔他们一家子,然后他们就再也没回来过…小六儿对我很好,有的时候我实在饿得喊不出声儿,小六儿看到了就会偷偷把他家卖剩下的大饼分我一点儿…”说着说着就拿乌黑的手擦眼睛。

 

看杨昊轩还没问完,吴羽策就蹲着,默默看着他哭了好一阵儿。

 

“你想给他们报仇?”难怪那天这小孩儿依依不舍地在街角附近转悠,吴羽策也没嫌弃他埋汰,把自己的手帕递给了他。

 

“…嗯。”看到自己的手把人家干净的手帕蹭得一塌糊涂,报童也不好意思了,眨了眨眼睛止住了哭。

 

“我说阿策,你跟个小孩子说这么久都不知道来帮帮我?”杨昊轩一个人从巷子里出来了——而那个野心勃勃的女间谍下场也可想而知,“好家伙,亏得这女人想要独占功劳没告诉别人,要不然我们可真的要被一锅端了。这次她的野心可帮了我们大忙。”

 

“你真当他是一般小孩儿?”吴羽策站起身来,拍拍那报童的肩,“来,说说看,你都发现了些什么能帮小六儿他们一家报仇的事?”

 

“我这两天跟着这个女人,看到她杀掉了一个戏班的女戏子,然后逼迫班主让她顶替了那个女戏子的位子。我跟扮丑角儿的小孩儿打听过了,二十一日——就是明天,一个叫秦昭的军官要宴请一位贵客,要他们去唱戏呢。”

 

杨昊轩的眼神已经从“这个报童和一般小孩子的画风不一样啊”变成了“我去阿策你又神棍了”。

 

“别这样看我。”吴羽策跺了跺快蹲麻了的脚,带头往回走,“我就说我之前从来没有见过李轩怎么觉得他好像有点面善,原来应到这里。”

 

“这个小孩儿的眼神,和李轩很像。”

————

一层厚重的脂粉覆在清秀的脸上,脸都看不出来了不说,几乎连每一次呼吸都要带起黏腻的脂粉味儿——要是换了他肯定不能忍。小报童看着那个带他回来的大哥哥皱起了脸。

 

小孩儿不懂得欣赏,其他几个人都被吴羽策意外俏丽的扮相惊呆了。“我都不知道原来你还有这一手!”唐礼升围着他团团转,就差摇尾巴了,“阿策快,唱两句我听听?”杨昊轩跟着起哄:“阿策不知道师出何门啊,快快报上来!”

 

吴羽策字正腔圆赏他俩一个“滚”字。

 

“都正经点。”在场唯一一个还有点良心没忘了正事的葛兆蓝表示很焦虑,“阿策,你真的没问题吗?要是你在秦昭家的戏台子上一句话唱不出,那可不是露馅的问题而是直接往人家枪口上撞的问题啊。”

 

“起码比那个藤井千佳要好吧?我觉得秦昭能同意她上台就已经做好了这出戏唱不下去的准备——那个日本女人估计只会唱能剧。”吴羽策用一种几乎不动唇的说话方式发声,看到葛兆蓝的眼神几乎要从焦虑变成焦躁,这才又开了口,“我的师傅师承稚庭先生,总不至于一开口就出岔子,放心吧。”

 

“王、王稚庭?”

 

“梨园的通天教主…”

 

“怎么,还不送我去戏班子那儿?再晚就赶不上了。”

————

吴羽策很讨厌粗暴行事,但是这个时候他不得不一到戏班子就粗暴地用手枪指着班主的脑袋命令他们该干嘛干嘛,逼得班主目不斜视吩咐众人准备热闹戏暖场,最后战战兢兢地告诉吴羽策他该在什么时候登台,唱的什么戏。

 

吴羽策觉得可能藤井千佳本来就打的上台不唱戏的主意。

 

——藤井千佳拿到了情报后没有上报,而是偷偷摸摸联系了秦昭这里,想在杀了他之后和秦昭对半分掉这批军火向上头请功——天真的女人。一开始秦昭没有答应,觉得以自己的那笔巨款能买到李轩的军火,但是这笔巨款被他赌光了,那么摆在秦昭面前的只有做掉李轩这一条路了。

 

——他会同意和藤井千佳合作只是为了多一条后路。要是李轩死了,估计他的枪口第二个就要掉转向她——难怪要让她扮作女戏子了,高台上一站几乎就是靶子,无论从哪里打死她都很方便。

 

最后一折要他出场的戏居然是《双铃记》…这副扮相还真是莫名的应了景。估计那个日本女人是不知道旦角儿里有“刺杀旦”这种行当,只是要求了一个行动比较方便披挂比较少的角色…

 

前边儿丝竹管乐已经奏起了开场。班主抹着汗来“恭请”吴羽策上台——估计他也看出来这场面不大对头了。而等到吴羽策摆好了架势上了台,却发现乐声停了,因为秦昭摆了摆手令戏班子停了动作,而他本人因是主座,正好背对着戏台。虽然打扮这一身不情不愿,但是好不容易披挂齐整却被告知“得了你一句都不用唱”更让人恼火好吗!吴羽策有点着恼,因为他发现李轩的眼里浮起一点若有所思的笑意。

 

他认出他来了。

 

“李少爷是不给我这个面子?”秦昭冷下脸把筷子一放,“秦某自认在上海待李少爷并无不妥之处,督军也亲口允诺若是这批军火到了手必在两广给李家大行方便,李少爷这样还不松口,是执意与我们督军为难了?”

 

离李轩最近的两个士兵迅速把枪口对准了他,而从吴羽策这个角度,能瞄到的埋伏起来的近卫就不下五人。他又看向被集火的李轩。

 

——戏台子搭在花园里。秦昭这次是单独宴请,以李轩的脑子就算他不知道前因后果也一定会猜到这是一场鸿门宴,考虑到他这次南下根本就没带几个人,李轩一个人出席的可能性很大。秦昭人带了不少,不过他手下的近卫里枪法好的倒是没几个,考虑到整座宅子的布防和李轩是否会逃出去,他会放在花园里的人大约在十个左右。

 

——我们会想办法混进来帮你解决掉分散在花园里的近卫。至于能不能做掉秦昭以及和李轩趁乱逃跑就看你的了,阿策。

 

“秦校长,不,秦军正,我们明人不说暗话吧,您是想给我多少钱?三块大洋还是五块大洋?强买强卖可要不得。”李轩倒是坐得很舒服,没有任何防御的架势,看得吴羽策微妙地想咬牙,“之前你若要说你有钱我自然是信的,不过在军正去过赌坊之后嘛…这可两说了。我李轩可以把命搭在这里——我老家还有个弟弟呢,但是李家自此之后会不会再卖一个铜板的军火给你,要不要试试看?”

 

“你——”

 

离戏台子最近的一个士兵突然发出了第一声闷嚎软倒下来,紧接着就是第二声、第三声…花园里的精锐们连一枪都没来得及开就全都被人拧断了脖子。而吴羽策在第一声惨叫发出之后便迅速地一枪一个解决了酒桌边的三个卫兵,等他把枪口对准秦昭时,最后一声惨叫刚好响起。

 

不多不少,正好十个人。

 

秦昭这时候想到回头了——不过这时候回头也晚了:“你…你不是那个女人!”

 

“还要感谢军正一句话都没让我唱呢。”戏台上的花旦伸直手臂抬了抬枪口,这画面极度违和却又有一种诡异的美感,“要不然我可就露馅了。”

 

李轩抚掌:“好个伶俐漂亮的刺杀旦!”

 

秦昭想拔枪——这时候他想起来自己有枪了,但是吴羽策却没给他这个机会,而是动了动手指,直接命中了秦昭的胸口。

 

一命呜呼。

 

吴羽策跳下戏台来,却并没有走到他身边,只是一脚踢开了一个卫兵的尸体。李轩很感兴趣地看着他:“你是吴羽策吧?迅哥儿他们都叫你阿策,我也可以这样叫么?”

 

“李少爷这会儿还能想到这么无聊的事?”越想越觉得自己过来简直就是来犯傻的,吴羽策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您是腿软站不起来了?还是已经想好怎么从戒备森严的秦宅里逃出去了?”

 

李轩愣了愣,接着一笑:“啊,你们大概不清楚。秦昭的那笔钱,是轮回那头的人在赌坊讹掉的。”

 

“?!”

 

“轮回的人讹掉了秦昭的钱,他却依旧待我很热情,就算迅哥儿的情报没到我手上我也知道要不好。轮回那边的人也知道他们把秦昭的后路断了我很危险,小周人又很厚道,我就请他们帮忙把秦宅外围的人清一清,至于花园里的这十来个,我受点小伤也能解决了——只是我倒没想到你会来。”

 

“难怪我好像听到前头有枪响——是小周的两把鲁格吧。(注七)”吴羽策长舒了一口气放松下来,“这前因后果说来话长,差点就把日本人也牵扯进来…”

 

吴羽策话还没说完,一根黑洞洞的枪管却在此时从边上的树丛伸出来,被数漏的第十一个人没有管李轩,而是把枪口对准了吴羽策:吴羽策他们没有数到他,是因为从这个角度来说瞄准李轩会被秦昭的身影遮挡,应该是个死角——这根本就是用来杀掉藤井千佳的那第十一个卫兵!

 

李轩的瞳孔猛然收缩:“小心!”

 

一个瘦小的身影扑倒了吴羽策,与此同时李轩拔枪,举枪瞄准扣动扳机一气呵成,孤零零的一声枪响,那个卫兵倒在了树丛中。

 

关键的时候,是这个小报童救了他。

 

“大意了。”花园里的青石板硬度非常可观,吴羽策的脑袋差点被磕晕,他晃了一小会儿神才坐起来,顺便拍了拍从他身上爬起来的小报童,“这次还真是谢谢你——不过你回来干什么?”

 

小男孩估计是离他太近了,低头打了个喷嚏才记得要回话:“唐医生他们已经逃脱了,我个子小混在戏班子里不容易被怀疑,就跟他们说回来看看,却发现从门口走进来都是死掉的兵,我就赶紧跑进来,然后发现那个人拿着枪对着你,然后我就…”他又打了个喷嚏,赶紧离吴羽策远一些。

 

“你们这是哪里找来的小孩?反应速度真不错。”李轩收起枪,走过去低下头摸了摸小男孩的脑袋,赞了一句。而小报童似乎此时才发现有这个人存在,歪头也看向他。

 

“你们两个的眼睛真像,尤其是不笑的时候。”吴羽策觉得这一大一小的对视真诡异,遂转向李轩,“你儿子?”

 

“我没比你大几岁,阿策。”李轩率先转开视线。

 

“我快要十四岁了!”小男孩儿也跟着抗议。

 

“十四岁了怎么还这么矮这么瘦,是要自个儿挣生活的小孩儿吧。”李轩笑了笑,“叫什么名字啊?”

 

“我没有名字,收养我的爷爷姓盖,我就跟他姓。”小男孩似乎对这个眼睛跟他很像的人很有好感,“后来爷爷死了,我就出来卖报纸了。”

 

冷不防第二把枪口对准了吴羽策——三个人一起抬头,原来拿枪的是周泽楷。估计是看到花园里一直没什么动静急了,就跑了进来。

 

被同期生拿枪指住的吴羽策很无奈:“小周,是我。”

 

少言寡语的青年一愣,他那张英俊漂亮而充满了男子气概的脸一瞬间露出了怔愣的表情,有点呆甚至是可爱:“…阿策?”

 

仿佛看到了这位后辈脑袋上多出了一对支楞着的狗耳朵,再看看吴羽策那明显是忍着怒气的动作,李轩没忍住,笑了。

 

吴羽策终于暴走:“李轩!我来救你真他妈是个错、误!”

————

回到吴羽策的书店已经是深夜了。诸人在互相通了消息报过平安之后也各回各家,唯独李轩和那个报童无处可去,便留了下来。而小孩儿跟他们跑了大半天,到底是累了,盖着李轩的大衣趴在桌子上就睡了过去。

 

“要不要跟我回西安?”冷不防李轩开口。

 

吴羽策的动作顿了顿,继续洗脸:“李少爷在开玩笑?”

 

“阿策你能不能不叫我少爷啊。”李轩懒洋洋地靠在桌边,扳着指头数,“联盟在西安要开新计划,我可能是负责人,你枪法很好,反应很快,心也够细,脸上也藏得住事,脸也好性子也好都挺合我胃口的…”

 

“你这是在挑媳妇儿?”累了这大半夜吴羽策也没力气跟他计较了,“我很累不想跟你吵架,谢谢——换个话题,刚才在秦宅,我脸上画得连同期的小周都没认出来,我之前只见过你一面,你是怎么知道台上那个人是我的?”

 

“因为眼睛。第一次在这里见到你,我就在想,这双眼睛真的很漂亮,眼里的神色越淡漠,越引着人想要去在意。”李轩从善如流转移话题,“在戏台上我第一眼就认出了那双眼睛,染上了锐利和杀气——比我想象的还要美。可见挑搭档和挑媳妇儿一样,也是要看合不合眼缘的。”到最后依然转了回来。

 

也是眼睛…吴羽策一怔。他能说他之所以下意识把这小报童带回来也是因为他有一双和李轩很像的眼睛,认真起来简直让人无法拒绝吗?!显然不能,于是他生硬地再次转移话题:“我想推荐他去联盟受训。”

 

“你又转移话题了——反正新计划这事儿我会和联盟说,你就先听着做个准备。这个小孩儿反应速度的确很快,性子也够沉稳,我想联盟会很满意他。”

 

吴羽策点了点头,这个小报童性格的确很不错,而等他进了联盟,自会有人去查他的过去是不是清白:“那么,给他取个名字吧——看在那双眼睛的份上。”他依旧怀疑这小孩儿和李轩有什么亲戚关系…

 

“唔…好,我想想。”李轩转了转眼睛,干脆地答应下来。

 

真的答应啦?吴羽策以一种看好戏的心态给他抱来了各式词典。两个人开始以辩学的架势应经据典争论不休。

 

(后来此事被吴羽策不当心说漏给了李迅听,立即传遍联盟,被姑娘们评价曰“简直就像是一对刚刚得知自己有了后代的小夫妻在给未出世的儿女取名”,自此虚空双鬼成了真·官配…)

 

吴羽策最后悃得不行,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过去的,只记得烛火还亮着,李轩还在孜孜不倦地翻着某本书…

 

等第二天他醒来的时候,李轩已经走了,而大概是因为卖报纸的报童总是要早起的,那个小男孩也早早醒了,正在对着一张纸发呆。看到他醒了,小报童拉了拉他的袖子,“吴哥哥,这是那个大哥哥留给你的。我不太识字…”

 

吴羽策接了来看。

 

“小孩儿敏慧,就叫盖才捷吧,好好照顾他。再见之前,就先拿着这个名字和那双眼睛好好想念我吧。”落款是“知名不具”。

 

这个人…吴羽策一边有点气恼,一边又笑了——被他发现了关窍,有点不好意思。还好李轩现在不在。

 

“盖才捷。”他摸了摸小孩的脑袋,低声说,“从今天起,你的大名,就叫盖才捷。”

外之章 一 END

 

注一:1919年2月20日,南北和平会议在上海召开。写这个注只是为了告诉你们外章一的时间轴发生在正剧开始的三年前…

 

注二:虚空的治疗唐礼升上线。抱歉不去查原文卧都把你的名字忘了(土下座)。唐先森的职业是附近新式医院的医生,私设性格有点轻浮,口花花但总没有实际行动,不过作为计划的执行者和同伴还是很可靠的,以及新式医生什么的是很符合治疗的职业吧w什么,你问张新杰?卧才不会告诉你呢(笑

 

注三:秦昭这个人是杜撰出来的,历史上不存在。陆亚宋就是旧桂系的军阀首领陆廷荣,原名亚宋。写了个秦昭的主要原因是1919年好像没什么能死的军阀可以给李队阿策杀一杀…翻了一个下午的民国史,这个时间轴前后死掉的一个是詹天佑(修铁路的那个),还有一个就是洪述祖(刺杀宋教仁的那个)。詹天佑是病死的而洪述祖是被绞死的…与其杜撰事件还不如让卧直接杜撰出一个人来好了,反正是荣耀位面的民国,大家看看就好,哈、哈哈…(不自然的笑声)

 

注四:这其实就是卧一开始卡得那么销魂的原因。卧、不、知、道、要给双鬼配什么武器!翻了几篇诸如《断魂枪》之类的文章后发现在民国还用冷兵器果断有种跳转武侠画风的赶脚…另外卧打戏写得很糟糕(不如说完全不会写)。于是纠结三四天后决定两个人配同一种枪,起码名字要配套!刷了半天铁血社区终于给我刷出了“大小镜面匣子”这么高洋上的两种枪!(并没有好吗)李队用的是德国产毛瑟M712,在当时是非常流行的自动手枪,因为枪身较宽俗称大镜面匣子;而阿策用的是国产仿毛瑟的小握把短枪管手枪,因为是一个小厂生产的所以没什么名气,射程和射速都很一般,俗称小镜面匣子。至于阿策为什么不愿意换武器,那是之后要说的事啦w卧对双鬼森森的爱从纠结武器开始

 

注五:为了找译本卧差点把家里的书架翻塌了…民国时的译本书名大多都和现在的译本相差很大,《二京记》就是《双城记》,后面三本大家肯定都知道的卧就不多啰嗦了,《人鬼关头》其实就是《伊凡伊里奇之死》,林纾1917年的译本,其实林老的译名还是很传神的?嘿嘿我家有林老的《滑稽外传》!狄更斯写的,就是卧不太清楚现在的译名是什么东西…感觉像是闲书一类吧…暴露了文盲的本质

 

注六:东亚同文书院,开在上海,是日本人为了研究“中国学”而专门开设的学府,学生都是日本本国派来的,1901年创立,堪称日谍的摇篮。其办学的最大特色就是组织了先后五千余人对中国的各方各面进行旅行考察调研,集成之作为《大旅行志》,据说写得非常精细标准。直接把间谍学校开到上海来…被某本书科普了然后度娘发现居然真的有这所学校之后卧的世界观简直碎了一地。对了,那本书叫做《76号魔窟女谍》,不能算是小说吧,写得还不错,考据也很真实。好像还拍过一部类似的电视剧。

 

注七:枪王大大的武器——鲁格P08左右双枪。这种手枪很有名啊貌似,做工考究设定精致,还因为制造难度太高在1942年停产了,号称是手枪中的贵族…资料来自度娘百科冠名不谢。今天的卧也在给小周刷着时髦值w另外,卧在看铁血社区的时候发现了一种晋造一七式手枪,因为口径是驳壳枪中最大的所以又名“大眼盒子”…我觉得微草某位负责人的武器可以定下来了嗯(被粉丝暴打

 


评论

热度(81)

  1. 看来不发图是制止不了这场战争了猕猴桃家的樱桃小姐 转载了此文字
    馬 猕猴桃家的樱桃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