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来不发图是制止不了这场战争了

糖果底線√興欣隊√葉神√/雙鬼潔癖/朋我/黑花瓶邪
bg謝絕不敏/告白粉謝絕/婶婶我雷

黑子貓番外-痛苦與快樂並駐(黃黑)

忘記了_待燃

番外VI 痛苦快樂併駐

‧貓化期間未說到的大小事之一則

‧來自柔的提議XD

‧聽柔柔說發春的貓咪喜歡被摸臉頰跟下巴(太兇殘WWW

 

 

 

 

 

 

***

不是第一次被溫軟的觸感驚醒,貓化以來的日子,屬於他的那個人會在無意識中親近,碰觸他,晨間就像一隻真正的貓偎在懷裡,用略為粗糙的舌尖舔醒連日以來睡眠不足的人。

溼溼熱熱,冬季過熱的被窩,靠近的氣息、輕淡的香氣,必須要抗拒、必須要克制住自己。

有那麼幾天,醒來都想著。

啊……這裡到底是地獄還是天堂,所以說……

 

 

小黑子我求你快醒來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伴隨著內心不知道第幾次的吶喊,黃瀨又被濕熱舔醒,不意外看見睡矇的黑子貓趴在身上輕輕舔舐自己,微瞇的淡藍色眼睛泛著水光,白皙的臉也有點紅。

一秒摀住臉,黃瀨在被褥裡毫無形象的扭動起來。

小黑子!

小黑子!!!

小黑子啊啊啊!

小黑子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ヽ(゚∀゚)ノ

ヽ(゚∀゚)ノヽ(゚∀゚)ノ

ヽ(゚∀゚)ノヽ(゚∀゚)ノヽ(゚∀゚)ノ

ヽ(゚∀゚)ノヽ(゚∀゚)ノヽ(゚∀゚)ノヽ(゚∀゚)ノ

ヽ(゚∀゚)ノヽ(゚∀゚)ノヽ(゚∀゚)ノヽ(゚∀゚)ノヽ(゚∀゚)ノ

ヽ(゚∀゚)ノヽ(゚∀゚)ノヽ(゚∀゚)ノヽ(゚∀゚)ノヽ(゚∀゚)ノヽ(゚∀゚)ノ

ヽ(゚∀゚)ノヽ(゚∀゚)ノヽ(゚∀゚)ノヽ(゚∀゚)ノヽ(゚∀゚)ノ

ヽ(゚∀゚)ノヽ(゚∀゚)ノヽ(゚∀゚)ノヽ(゚∀゚)ノ

ヽ(゚∀゚)ノヽ(゚∀゚)ノヽ(゚∀゚)ノ

ヽ(゚∀゚)ノヽ(゚∀゚)ノ

ヽ(゚∀゚)ノ

 

(°° ┻━┻(???

心音極度瘋狂吵雜而混亂瀕臨潰堤。

不,他可能已經在前天就崩潰了☆──

……

 

 

可能是因為被他干擾,黃瀨一會才意識到黑子停下舔吻,偷偷睜開眼睛,想著那個人該不會是不小心被弄醒了吧?

但只對上了透明藍的眼。

像是開心又重新吸引了注意力,黑子的喉間發出細小嘶嚕聲,然後趴下來在模特身上磨蹭,黃瀨驚得一手摀住鼻子,一手懸在半空中,無法決定是要拉開黑子還是順應本能直接抱上去。

然後,長長的貓尾巴趁隙纏上來,淺藍色貓耳顫了顫,微微轉動。

 

黑子貓用頭拱了拱黃瀨懸空的手。

……………

……

 

 

──太可愛!太兇殘──太喪(喜)心(聞)病(樂)狂(見)!!!

呀咩囉視覺衝擊啊啊啊小黑子不要逼我──

 

心臟所受到的衝擊讓腦還裡只跑過一整軍團的常用顏文字,然後就死機。

回過神的時候黃瀨發現自己不知道什麼時候坐起來縮到牆角,而黑子不屈不撓的靠上。

「……」

本來終於想起該按倒因為睡矇而無意識誘惑的人,蓋上眼睛就可以讓黑子再度沉睡,之後一切就會結束,睡醒了一切又會恢復原狀……卻有一種想法。

他好像感應到了什麼。

 

模特控制不住自己的手,輕輕抱住了已經黏在身上磨蹭的黑子貓,然後撫摸了那對顫抖的耳,沿著臉頰下滑,細緻擦過那白皙的皮膚,指腹滑到下顎,細細騷弄那弧度優美的地帶。

表示舒服的呼嚕聲從黑子的喉間再次發出。

淺藍色雙眼瞇著,半趴在他胸前,仰著頭任他觸碰舒服的黑子幾乎渾身顫抖,那長長的貓尾纏緊了模特的手臂又鬆開,豎直在身後一抽一抽。

「啊……啊……嗚……」一向平淡的嗓音跟著顫抖。

搭緊他的肩膀,黑子拱起背脊,緊閉著眼滿面潮紅。

好想、好想要把小黑子……

 

 

──但是不行哦哦哦哦啊啊啊啊啊啊────

『碰!』

當同一條等式定律像是流星一樣畫過腦海天際,反射神經接到自毀命令的模特瞬間轉頭撞向了床頭櫃、

陣亡。

 

 

能夠看到這樣的小黑子此生無憾。

但是只能看不能吃不然『對小黑子出手 = 被小黑子討厭』的等式定律實現他不如去死實在太殘虐。

 

地獄與天堂,一線之隔。

 

 

黑子第十個早上醒來發現自家戀人用奇異的姿勢陣亡在房間各處。

「?」

……

 

 

 

 

 

                                       END


评论

热度(13)

  1. 看来不发图是制止不了这场战争了忘記了_待燃 转载了此文字
    馬 忘記了_待燃